恐龙的来“龙”去脉

15 六 2018
520 次数

致中文版读者:

恐龙之神奇,令人惊叹。其庞大的身躯和狰狞的面目渗透到现代社会的每一个角落,以至于三尺孩童也能脱口说出一连串稀奇古怪的恐龙名字。

许多人信心百倍地认为恐龙生活在史前世界,灭绝于六千五百万年前,是现代鸟类的祖先。可是, 您怎么看待恐龙化石中的软组织?您怎么解释许多恐龙骨骼的腐臭味儿? 您是否听说过最近在云南发现的恐龙胚态化石中竟有残存的蛋白质?

世界各地(包括云南)为什么有那么多恐龙集体墓地?什么样的大屠杀是如此地妇孺不留

恐龙和传说中的龙有无关系?为什么不同文化中都有类似的龙的传说?在中华文化中根深蒂固的龙究竟有何历史渊源?为什么尊贵的龙与十一种凡间动物同列于十二生肖?古代雕刻、绘画、和陶瓷上的龙型图案为什么和现代考古学家根据化石还原的恐龙如此相似?

古书,包括圣经,对恐龙有何记载?

请试读大卫·卡彻普尔的文章,衡量文中列举的证据,思考它们的价值和意义。

 

早在人类出现以前是否曾有一个恐龙时代”?

圣经是如何讲述恐龙的?

恐龙是如何灭绝的?

在报纸、广播电台、电视纪录片、博物馆、大学课程、中小学教科书、甚至儿童画册中,有一个不由分说的信息:在数百万年前曾有一个恐龙时代,但是它们在人类出现在地球上以前早就灭绝了。

然而,在没有现场目击者的情况下试图去重塑历史,进化论学者、生物学家和人类学家处在巨大的劣势中。如果圣经所宣称的(即圣经是从创世以来的目击者纪录)是真实的话,那么从圣经的角度去看待在全球发现的恐龙化石证据比依靠所谓的长期进化的历史观会得出更合理的解释。

 

为数众多的恐龙化石

圣经谈到大约在4500年前有一次全球性的水灾。洪水影响深远。诺亚、他的家人、以及避难的动物/鸟类在一艘大船上滞留了超过一年之久。在世界各地都有多层次的水源性沉积物,现在已经硬化成石头,有力地见证着大洪水排山倒海的力量。在这些沉积岩层中埋藏有亿万的化石,其中许多化石保存完好,显示这些生物是突然被大量的泥沙迅速掩埋的,化石中既没有食腐动物留下的痕迹,也没有氧化腐烂的印记。

在这些数以亿计的化石中,研究人员发现并纪录了许多恐龙化石。1(偶尔有人说恐龙从未存在过,但丰富的化石证明这种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在世界各地都已经发现了很多的恐龙化石墓地

一个位于南美巴塔哥尼亚(Patagonia)集体化石墓地中已经出土了大量的恐龙化石。2 其中有些是超大型的恐龙化石,例如长得像霸王龙的南方巨兽龙(Giganotosaurus),长达14米(47英尺)。在那里同时也发现了许多小恐龙化石。但是,无论是大或小,这些完美保存下来的化石与挪亚时代洪水将动物覆盖而灭绝的记载是吻合的。例如,一个被埋在一起的由六个恐龙化石组成的恐龙家庭被发掘出来。他们由一个成年、两个壮年、两个青少年和一个幼仔组成。没有迹象表明他们曾受到过其他动物的袭击或食腐动物的清理。3 因此,世俗古生物学家推论这群恐龙可能在一场洪水中丧生’”4  

古生物学家反复地谈到恐龙化石是形成于古老的湖泊或大海的底部,或在古老的河床上。在巴塔哥尼亚有七具玫瑰马普龙(Mapusaurus roseae)化石在同一个沉积层被发现,他们没有得疾病的迹象,这群动物显然是灾难性事件的受害者5,6 一定是严重的灾难才会导致一群如此巨大、长达12.5米(40英尺)的巨兽,突然间被掩埋。

在世界各地发现了许多类似的化石都与圣经描述(创世记6-9,彼得前书3:20)的全球性大洪灾一致。尽管世俗古生物学家天天接触这些历史的证据,他们对这一点却视而不见(彼得后书3:5-6)。其中有蒙大拿州立大学的古生物学家杰克霍纳(Jack Horner),他非常熟悉恐龙化石墓地。在蒙古的戈壁沙漠中的一次探险中,他和他的团队创下一周内发现67个恐龙化石骨架的纪录!7

恐龙被迅速埋藏的证据是无可非议的。例如:从在英国牛津郡发现的蜥脚类恐龙(sauropod)足迹,8 可以看到迅速埋藏而使其得以保留的证据。来自中国江西省的一只窃蛋龙(Oviraptor)化石,在其体内清晰可见两枚恐龙蛋,这可以看出它是在即将产卵时死亡的,9而且在这两枚蛋还没有腐坏前就很快被埋葬了。

 

圣经里确实谈到恐龙

有些人可能会反对说:“但是圣经里没有提到恐龙!”,然而恐龙这个词是由理查德欧文爵士(Sir Richard Owen)1841年创造的现代词语。因为传统的日内瓦圣经和钦定版圣经(KJV) 英文翻译是在十六世纪和十七世纪定稿的,所以恐龙这词没有在英文圣经的翻译中出现是可以理解的。圣经确实告诉我们关于恐龙的重要信息:

  • 最初的恐龙种类是在大约6000年前在神造万物的那一周被创造的。
  • 陆栖恐龙是随人一起在神造万物的第六天被造。如果有水栖恐龙存在的话,那他们则是在第五天和游泳动物(如蛇颈龙, Pleiosaurus)以及飞行动物(如翼龙, Pterosaurus)一起被造的。
  • 在亚当犯罪前没有任何的痛苦和死亡,恐龙和人及所有其它动物从开始就并肩生活在一起。
  • 所有的被造之物(包括恐龙在内)都因亚当犯罪的后果而被诅咒,并且从那以后还被败坏所辖制(罗马书8:21)。
  • 所有没有登上诺亚方舟的呼吸空气的陆栖脊椎动物(包括恐龙在内)都在约4500年前的全球性洪水中丧生。但他们当时并没有灭绝,因为每一种动物都有一对被保留在方舟上。
  • 从方舟的着陆点,泛称中东(亚拉腊山,创世记8:4),呼吸空气的陆栖动物(包括恐龙在内)开始在地球上重新繁殖。
  • 洪水结束后,对人类的害怕和恐惧冲击着所有的动物 (包括恐龙在内),恰好这时人类被允许吃动物的肉 (创世记 9:2-4)。

 

= 恐龙?

运用以上关于恐龙的圣经框架,接着提出这样的问题:洪水后,在巴别塔工程惨败,人们蔓延散开后(创世记11),他们肯定会(再次)遇到恐龙吗?事实上,有许多强有力的证据表明确实如此。从欧洲至亚洲直到中国,有关的历史文献比比皆是,对于这些动物的描述经常和现代科学家由化石重现的恐龙一致。

例如,在英格兰1405年的史料中记载:在萨德伯里(Sudbury)附近布雷斯(Bures)镇旁, 近来有龙祸害乡村。此龙身躯庞大,头顶有冠,牙齿像锯,尾伸巨长。杀一牧者, 吞羊多只。10头顶有冠尾伸巨长等特征表明此属恐龙类动物。

公元900年左右,一位爱尔兰作家记载了与一只粗腿硬爪的庞然大物相遇的经历,他形容那动物的尾上长有钉,那大概是剑龙(Stegosaurus)吧?11

在英国卡莱尔大教堂中有许多15世纪的铜版雕刻,描绘了一些任何一个21世纪的孩子都会马上认出来的恐龙,同时还刻有各种鱼、狗、猪、鸟和其它熟悉的动物。12  恐龙的骨骼化石是在三百多年以后才被系统地挖掘、描述和命名的,雕刻者如何知道恐龙是长什么样子呢?答案很明显:因为这些生物当时还活着,人们知道这些恐龙的样子,就像熟悉鱼、狗、猪和鸟类一样。13 

从英国(威尔士国旗上标志是龙)、欧洲、印度到中国,对的描述出奇的相似。中国的陶瓷、刺绣、雕刻等因拥有龙的装饰图案而著名。在传统(繁体)中国文字中,字以像形方式代表了这种动物 ,字的右部像是龙的脊椎和尾巴。中文中还有许多谚语将龙和现存动物(如虎)相提并论。14  

此外,在中国阴历十二生肖里,十一种动物(猪、鼠、兔、虎等)是真实的,提示剩下的一个,龙,应该是一样真实的。

所有这一切都说明恐龙与历史上的龙是吻合的,而且是不太久以前还存活的真实动物。这与所谓早于人类数百万年前曾有一个恐龙时代的整套说法相抵触,并进一步支持圣经对世界历史真相的记录。

 

圣经中详述的一种恐龙

圣经中除了间接提到可能是恐龙的动物之外,15 《约伯记》中还详细地描述了一种动物,此物不同于任何一种已知的现存动物。在大洪水过去几百年后,上帝对约伯说话,提到他所创造的一个特别庞大的生物, 以此来提醒约伯,上帝才是伟大的创造者:

你且观看这巨兽。我造你也造它,它吃草与牛一样。它的气力在腰间,能力在肚腹的筋上。它摇动尾巴如香柏树,它大腿的筋互相联络。它的骨头好象铜管;它的肢体仿佛铁棍。它在神所造的物中为首,创造它的给它刀剑。(约伯记40:15-19)

圣经学者们所面临的一个困难是试图鉴定巨兽究竟为何物。显然这巨兽是生活在约伯的时代,否则上帝的教导将无法理解。有些圣经译者因为不能确认此兽,将希伯来语原文 תומהב 简单的音译为比希谟(Behemoth)”。其他人注意到这种生物的个头和力量,并在神所造的物中为首,认为它必是今天存活着的最大的陆栖生动物,即大象,或者是河马(注意到它占据河流和沼泽的的能力,第21-23节)。这些意见出现在译文的脚注,也有时在正文中。

除了大象和河马不是上帝所造的最大的陆栖动物之外(某些恐龙化石显示大象与之相比完全是侏儒一般),这样的解释也没有道理。因为巨兽的尾巴是与香柏树相比(第17节),无论是大象绳子一样的尾巴,或者是河马的尾巴都不可和香柏树相提并论(黎巴嫩的香柏树从古至今都非常大)。然而古生物学家根据化石复原的腕龙(Brachiosaurus),与上帝在约伯记中所描写的巨兽很相像。16

 

恐龙怎能装进方舟?

由于已经鉴别的恐龙种类繁多,而且其中有些体型巨大(如地震龙Seismosaurus,以复原化石为基础,其长度可达到45/150英尺), 有些人可能疑惑诺亚是如何把所有的恐龙种类放入方舟的。然而考虑以下因素,这并不是问题。

1.恐龙大约不过55“

诺亚不需要带所有的物种进入方舟(是一个人为的概念,出名地有弹性),而是每个被造中的一对。这一原则也同样适用于恐龙。因此诺亚并不需要携带目前已被命名的大约668种恐龙进人方舟,而只需要携带有代表性的(创世记6:20),估计只有55类。17

虽然超大型恐龙吸引了公众和媒体的注意力,然而大多数恐龙实际上要小得多,例如,美颌龙(Compsognathus) 仅仅和一只鸡一样大。全部已知恐龙的平均大小和小羊差不多。

2.方舟是巨大的

根据创世记6:14-16,方舟是巨大的,不像漫画里常常描绘的像浴缸18   它大到足够装下包括恐龙在内的所有动物。19 

3.不需要在方舟中放入完全成年的恐龙

尽管方舟的实际容量足够,18 像已出土的大型化石标本那样的恐龙也不可能通过方舟的门。但这并不意味着那些非常巨大的恐龙类别就没有代表。相反,年幼的恐龙可以很容易地被带上船,鉴于洪水后需要一对积极繁殖后代的恐龙来重新充满全地,这比把爷爷奶奶腕龙20  带入方舟更合情合理。请注意,是上帝亲自选择哪一对动物代表其种族并且领他们到挪亚面前(创世记6:20),诺亚并不需要围捕恐龙(或其他动物和鸟类)。

有人也许会问:有些恐龙很大,难道不意味他们的婴儿也很大吗?其实不然。许许多多的恐龙蛋在世界各地被发掘出来,但是最大的也不过50厘米(20英寸)长。所以即使是最大型的恐龙,其幼仔刚出壳时也不到一米高(约3英尺)。

幼龙在方舟里住上一年,会不会长得太大,最后出不了门了呢?对恐龙骨骼成长的研究表明,只要被选择的幼龙年龄合适,这也不成问题。研究恐龙骨骼生长环的人员发现恐龙有一种青春期急速成长的现象。21, 22, 23 例如,巨大的雷龙(Apatosaurus)的成长高峰期在五岁左右开始,那时它只有一吨重(公牛大小)。而在高峰期,它以每年5吨的速度成长。到12-13岁则趋于平缓,那时它的体重达到25吨左右(参看插图)。其它恐龙如1700公斤(3700)的慈母龙(Maiasaura),小得多的20公斤(440磅)重的合踝龙(Syntarsus)及鹦鹉嘴龙(Psittacosaurus),都有相同的S-型成长模式。

以上研究提出了将动物装入方舟的一个办法。上帝完全可以选择离开方舟后才迅速生长的动物样本。这就解决了在方舟上装载并饲养大型恐龙的常见疑虑。就是说恐龙在船上的时候并不很大。它们离开方舟后马上进入成长高峰,这也意味着它们会比潜在的捕食者长的更快。

综上所述,诺亚可以轻易地将所有恐龙类别带入方舟,因为:

  • 大多数恐龙个头不大,平均大小不过像一只羊那么大。
  • 在成长高峰以前,即使是大型恐龙个头也不大。
  • 与已命名的恐龙数相比,恐龙的要少许多(约50类)。
  • 方舟是足够大的!

 

恐龙对进化论的挑战

如果根据进化理论来解读化石记录,许多化石位置颠倒。就是说,它们不服从进化论者声称的由下至上的渐进次序。

次序不对的化石也挑战着关于恐龙进化的理论。例如:

  • 在一头哺乳动物(强壮爬兽, Repenomamus robustus)化石的腹中发现了一头小恐龙(鹦鹉嘴龙)的化石遗体。24,25 这个标本以及另一个新发现的大型强壮爬兽化石震惊了进化论者。因为他们认为生活在所谓恐龙年代的哺乳动物必须体型很小以躲避这些大型爬行动物。然而这对创造论者并不稀奇,因为根据圣经,哺乳动物、恐龙和人原本就生活在同一时代。
  • 另外在内蒙古发掘出的一只像海獭的哺乳动物化石被进化论者确定为1.64亿年前的动物,这也推翻了他们主张的只有像地鼠一样的小型哺乳动物才能与恐龙同存的观念。26, 27  按照进化论的时间表,那只海獭类动物生活在恐龙灭绝前约一亿年。
  • 恐龙化石常见于植物化石极少的岩层里,然而需要大量的植被才能喂养大型素食恐龙,如腕龙。这从创造论的观点来看并不奇怪。掩埋恐龙的岩层并不代表一个被埋 葬的生态系统,或者被埋葬的一个恐龙时代。包含恐龙化石的岩层只是在大洪水中被埋的恐龙尸体周围硬化的岩石。可以理解,因为植物不能移动,而恐龙可以跑动,所以恐龙和植物不会被埋在一起,恐龙会躲避泛滥的洪水,而植物却不能。
  • 进化论研究者在恐龙粪便化石28 中发现了至少五种草本植物的残余。他们说这完全出人意外29, 30, 31, 32 因为根据进化论的标准思维,基于化石记录的长久年代,草是约五千五百万年前的进化产物,那应该是恐龙灭绝(约六千五百万年前)后一千万年的事。有关恐龙吃草的发现为进化论者出了一个穿越时空的戏剧性哑谜:恐龙怎么能吃到还没有进化出的东西呢?
  • 流行的进化论说法认为恐龙是鸟类的祖先,这也是自相矛盾。根据他们自己测定的年代,鸟形恐龙化石(据称是鸟的前辈)比著名的始祖鸟(Archaeopteryx, 完全进化的飞鸟)化石要晚几百万年。即使是孔子鸟(Confuciusornis, 有喙鸟) 33的化石也比它所谓的祖先要早。
  • 恐龙的灭绝对现代科学是一大奥秘,吸引了许多大众文化的关注。各种进化理论试图解释恐龙的灭亡,例如哺乳动物出现并吃了恐龙的蛋; 新型致幻植物的出现;以及全球变冷或变暖。最流行的观点是小行星撞击地球。但这些说法都有不可愈越的困难。例如,(进化论的)恐龙灭绝的日期与(进化论的)陨石坑日期不合;34, 35 还有在全球各地岩石里的一个著名的铱层(Iridium layer, 被认为是流星冲击地球的关键证据)比从前所声称的要模糊得多。36

其实从圣经的角度来看,并没有所谓的恐龙灭绝之谜。含化石的沉积岩层不是千百万年进化和灭绝的纪录,而是4500年前一次全球性洪水埋葬留下的遗迹。所有的陆栖动物(包括恐龙)和鸟类都在方舟上得以保存并随后在地球上重新繁殖。在那之后,许多生物灭绝了,不仅仅是恐龙。这是(自亚当以来)上帝对创造物的诅咒的持续体现。与渡渡鸟(Dodo)一样,一些恐龙很可能由于人类活动的影响而灭绝,比如:恐龙直接威胁到人类的安全,或由于他们的栖息地因农业或城市的侵占而丧失。

随着巴别塔后人类持续地扩散,类似的情形现在仍在发生。老虎、犀牛和大象或已灭绝,或列于东南亚许多地区的濒危物种名单。勇敢的印度尼西亚年轻人杀死恶棍老虎或大象的英雄事迹,与几百年前圣乔治和龙贝奥武夫(Beowulf)”等古老故事有惊人的相似之处,那就是杀龙者保护了他人。

有人可能会疑惑人们何以在没有现代武器的情况下杀死一些大型恐龙。但人们在帆船上用团队精神手执鱼叉捕杀比任何恐龙都要大的鲸鱼,而且是在鲸的家园。猎人曾用火、陷坑和箭毒等东西来捕捉或捕杀大型动物。

洪水后大陆变干也可能是恐龙灭亡的因素之一,各大洲先前都曾有大量的内陆海。恐龙似乎像河马一样栖息于多水的地区。陆地变干导致适合他们的生存领域缩小。此外洪水后冰川期的盈亏也可能影响了恐龙的生存。

因此,从圣经的角度看,恐龙的灭绝是很容易理解的。

有趣的是,根据进化论来解释化石层,许多其它的生物也在千百万年以前就灭绝了,如腔棘鱼(Coelacanth, 有时称为恐龙鱼,因为据说它在六千五百万年以前就灭绝了)和瓦勒迈松(Wollemi pine, 又名恐龙树,出于同样的原因)。然而这两种生物和许多其它的活化石37,(又称拉撒路种群”,Lazarus taxa)被发现至今仍然活着,这令进化论者莫名奇妙。但这些发现并没有让创造论者惊讶。类似地,如果有人今天在刚果或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偏僻丛林中发现一只活恐龙,也不值得大惊小怪。38  但这对进化论者的冲击会比发现腔棘鱼和瓦勒迈松还活着还要大得多。39

 

恐龙骨骼没有那么古老!

许多恐龙化石还没有完全矿化,事实上,在恐龙骨骼里发现了血细胞、血红蛋白和软组织(如血管)。这对进化论者是巨大的挑战, 因为这样的骨骼怎么可能有六千五百万年之久?正如发现恐龙血细胞的研究人员之一玛丽 施韦泽(Mary Schweitzer)博士说:如果你采一个血液样本,把它放在架子上,一个星期之后你就找不到可辨认的结构了。为什么在恐龙里还会保存任何东西呢?40  

究竟为什么?除非它们没有在千百万年前灭绝,而且它们的遗体在数千年前甚至更晚些时候在灾难状况下被迅速保存。但进化论模式在科学界是如此根深蒂固,如众所知,施韦泽博士当时很难在科学期刊上发表她的发现。

 “有一位审稿人告诉我,他不在乎数据说明了什么,他知道我的发现是不可能的,施韦泽博士说。我回信说,那什么样的数据会说服你呢?他说,没有

施韦泽博士讲述她如何注意到一个霸王龙(Tyrannosaurus rex)骨架(从蒙大拿州地狱溪发现的)有一种特别的死尸气味。当她向长期从事古生物学的杰克霍纳(参见前面)提到这一点,他回应说,是呀,地狱溪的骨头都有味。古生物学者对恐龙骨骼一定有千百万年历史的观念根深蒂固, 尽管证据就在他们鼻子底下,死亡之味根本没有注入他们脑中。41 施韦泽博士自己似乎也不能或不愿逃脱这种千百万年的思维模式。

 

小结

既然进化论者很难面对这些不容回避的证据,教会就应该把有关恐龙的事实大声宣扬,以唤醒那些相信进化论的人。因为他们用进化论否认圣经的历史性,并藉此否认圣经中有关上帝介入受造世界而将人类从反叛上帝的后果中拯救出来的信息。

 

好消息

国际创造事工(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旨在将荣耀和尊严归于造物主,并且肯定圣经所记录的世界和人类历史渊源的真实性。

这个真实历史的一部分是个坏消息,神造的第一个人亚当违背了上帝的旨意,把死亡、痛苦和与神的分离带到这个世界。我们随处可见它带给我们的后果。所有亚当的后裔自受孕时就带有罪性(诗篇51:5),他们自己也进入叛逆(罪)之中。他们为此不能和圣洁的神生活在一起, 受到处罚而与神分离。圣经说因为世人都犯了罪,亏缺了神的荣耀。”(罗马书3:23) 。因此他们要永远沉沦,离开主的面和他权能的荣光”(帖撒罗尼迦后书1:9)

但好消息是上帝已经做了挽回的工。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 (约翰福音3:16)

耶稣基督身为创造者,虽然完全无罪,却代替人类受苦,遭受罪的惩罚(就是死亡以及与神的隔离)。他这样做是为了满足他的父神对圣洁和公义的要求。耶稣是完美的祭品;他死在十字架上,但第三天,他征服了死亡,死而复活了。因此所有真正相信他的人,忏悔自己的罪,相信他(而不是自己的功劳),就能够回到神那里和他们的创造者一起活到永生。

因此信他的人,不被定罪;不信的人,罪已经定了,因为他不信神独生子的名(约翰福音3:18)。

多么奇妙的创造主!多么慈爱的救赎主!多么美好的救恩!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在大众文化中,灭绝的飞行动物如翼龙,和水中(会游的)爬行动物如蛇颈龙通常被称为恐龙。尽管对恐龙有各种正式定义,然而科学家通常把飞行和游泳的爬行动物排除在恐龙之外。因此,真正的恐龙陆地为主的。他们的身体下面有柱状的腿,而不是像鳄鱼或蜥蜴那样分开的腿。
  2. Owen, J., National Geographic News, 2006. Meat-eating dinosaur was bigger than T. rex, news.nationalgeographic.com/news/20067/04/0417_060417_large_dino.html.
  3. Anon., 2000. Flood link to fossilized dino family, Creation 22(4):7, creation.com/content/view/253.
  4. Niiler, E., 2000. A New Rex, Scientific American 282(5):17–18.
  5. 参考2.
  6. Coria, R., and Currie, P., 2006. A new carcharodontosaurid (Dinosauria, Theropoda) from the Upper Cretaceous of Argentina, Geodiversitas 28(1):71–118.
  7. Boswell, E., 2006. MSU, Mongolian paleontologists find 67 dinosaurs in one week, Montana State University News, www.montana.edu/cpa/news/nwview.php?article=4016.
  8. Day, J.J., Upchurch, P., Norman, D.B., Gale, A.S. and Powell, H.P., 2002. Sauropod trackways, evolution, and behaviour, Science 296(5573):1659.
  9. Sato, T., Cheng, Y.-N., Wu, X.-C., Zelenitsky, D.K., and Hsiao, Y.-F., 2005. A pair of shelled eggs inside a female dinosaur, Science 308(5720):375.
  10. 此例以及众多类似的有关人相遇的记载可见于库珀(Cooper, B.)1995的著作:After the Flood—The early post-Flood history of Europe traced back to Noah, New Wine Press, West Sussex, UK, 130–161.
  11. Taylor, P.S., 1989. The great dinosaur mystery and the Bible, Chariot Victor Publishing, Colorado Springs, USA, p. 43.
  12. Bell, P., 2003. Bishop Bell’s brass behemoths! Creation 25(4):40–44, creation.com/brass_behemoth.
  13. 1845年的报纸上,澳大利亚土著描述的本耶普bunyip),与现在知道的鸭嘴龙非常相似。请注意,1845年报纸上的这条报道比第一次基于化石重建而对鸭嘴龙的描述要早13年。参看 (1) Anon, 1993. Bunyips and dinosaurs, Creation 15(2):51, creation.com/content/view/821  and (2) Anon, 2006. Settlers feared the bunyip, Creation 28(2):11.
  14. Batten, D., 2001. Crouching tiger, hidden dinosaur? Creation 23(4):56, creation.com/content/view/407/.
  15. 希伯来文ןי נת在旧约中出现约15次,一些现代英文译本翻译为怪物,而在钦定版(KJV) 中译为字。至少在某些情况下,此字可指大型爬行动物/恐龙。
  16. Steel, A., 2001. Could Behemoth have been a dinosaur? Journal of Creation 15(2):42-45, creation.com/behemoth.
  17. 有关资料参见 Sarfati, J., 2004. Refuting compromise, 7–8章。
  18. 海军建筑师们推断出诺亚方舟可以有15000吨的装载能力,并能在最恶劣的风浪中保持稳定 。参看 Hong, S.W., Na, S.S., Hyun, B.S., Hong, S.Y., Gong, D.S., Kang, K.J., Suh, S.H., Lee, K.H. and Je, Y.G., 1994. Safety investigation of Noah’s Ark in a seaway, Journal of Creation 8(1):26–36, creation.com/arksafety.
  19. Woodmorappe, J., 1996. Noah’s Ark—A Feasibility Study, Institute for Creation Research, California, USA.
  20. 爬行动物只要活着就有生长的潜能,已经发现的大型恐龙化石标本很可能是年长的恐龙。参看参考23.
  21. Erickson, G., Rogers, K., and Yerby, S., 2001. Dinosaurian growth patterns and rapid avian growth rates, Nature 412(6845):429–433.
  22. Erickson, G., Makovicky, P., Currie, P., Norell, M., Yerby, S., and Brochu, C., 2004. Gigantism and comparative life-history parameters of tyrannosaurid dinosaurs, Nature 430(7001):772-775.
  23. Sarfati, J., 2005. How did dinosaurs grow so big? Creation 28(1):44–47, creation.com/dinogrowth.
  24. Weil, A., 2005. Living large in the Cretaceous, Nature 433(7022):116–117.
  25. Hu, Y., Meng, J., Wang, Y., and Li, C., 2005. Large Mesozoic mammals fed on young dinosaurs, Nature 433(7022):149–152.
  26. Martin, T., 2006. Early Mammalian Evolutionary Experiments, Science 311(5764):1109–1110.
  27. Ji, Q., Luo, Z.-X., Yuan, C.-X., and Tabrum, A.R., 2006. A Swimming Mammaliaform from the Middle Jurassic and Ecomorphological Diversification of Early Mammals, Science 311(5764):1123–1127.
  28. 我们能发现化石粪便这一事实证明无氧环境下的迅速埋藏,不然粪便怎么会如此保留下来呢?
  29. Prasad, V., Strömberg, C., Alimohammadian, H., and Sahni, A., 2005. Dinosaur Coprolites and the Early Evolution of Grasses and Grazers, Science 310(5751):1177–1180.
  30. Piperno, D., and Sues, H.-D., 2005. Dinosaurs Dined on Grass, Science 310(5751):1126–1128.
  31. Hecht, J., 2005. Dino droppings reveal prehistoric taste for grass, New Scientist 188(2527):7.
  32. 据研究人员介绍,球形粪便化石,直径达10厘米,很可能是泰坦巨龙的排物,泰坦巨龙是岩层中带有粪便化石的最常见的恐龙。 Perkins, S., 2005. Ancient Grazers: Find adds grass to dinosaur menu, Science News Online, www.sciencenews.org/articles/20051119/fob1.asp.
  33. 参看 Sarfati, J., 2003. New four-winged feathered dinosaur? creation.com/4wings.
  34. The Geological Society of America, 2006. Far more than a meteor killed dinos, News Release 06-47, www.geosociety.org/news/pr/06-47.htm.
  35. AFP, 2003. Dinos doomed before asteroid strike? Discovery Channel News, dsc.discovery.com/news/afp/20030714/dinodead_print.html.
  36. 与创造论者一致,许多进化论者也认为大规模的火山活动可引起铱的聚集。这肯定是大洪水那年的一个特征,与大渊的源泉都裂开了有关。(创7:11)。 参看Sarfati, J., 2001. Did a meteor wipe out the dinosaurs?—What about the iridium layer? creation.com/iridium.
  37. Scheven, J., 1993. Living fossils, Creation 15(4): 45; www.creation.com/scheven.
  38. 现今偶然有在偏远地区目击类似恐龙的动物的报告,新闻媒体时有报出, 例如 (1) ABC News Online, 2004. PNG hunts giant mystery creature, www.abc.net.au/news/newsitems/200403/s1064948.htm; (2) Catchpoole, D., 1999. Mokele-Mbembe: a living dinosaur? Creation 21(4):24–25, creation.com/content/view/326; (3) Anon, 2000. A living dinosaur? Creation 23(1):56; creation.com/live_dino.
  39. 参看,例如, Anon., 1995. Sensational Australian     tree … like ‘finding a live dinosaur’ Creation 17(2):13; creation.com/woll.
  40. Yeoman, B., 2006. Schweitzer’s Dangerous Discovery, Discover 27(4):37–41, 77.
  41. 更多的信息参见: Catchpoole, D. and Sarfati, J., 2006.  ‘Schweitzer’s dangerous discovery’, www.creation.com/schweit.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 www.creatio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