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有上帝吗?你会怎样回答?--基督教绝非盲目的信仰,而是经得起逻辑辩证

23 6月 2016
341 次数

作者:
译者:黄逸恒(Felix Wong)

原文见 Is there really a God? How would you answer?

在我们的日常经验里,万物似乎都有开始。事实上,科学的定律告诉我们,在我们的有生之年内看起来一成不变的事物,例如太阳和其他恒星,其实也正在老去。每一秒钟,太阳都要消耗数百万吨的燃料——因此它必须有一个开始,而且它也不会永远存在下去。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整个宇宙。

因此,当基督徒称圣经中的神创造了整个宇宙时,有些人会问:「神是从那里来的?」这似乎是一个很有逻辑的问题。

圣经在很多地方清楚地表明,神不受时间限制。衪是永恒的,无始无终——祂是无限的!祂还参透万事,有无限的智慧。1

这符合逻辑吗?现代科学可以容纳这样一种概念吗?你将怎样辨识智能创造者存在的证据?

 

辨认智能

 

更多资料, 请参考Q&A: God

若在某个山洞里发现石器,科学家们会为此而兴奋,因为石器表示有智能存在——制造工具者。器具不会自我设计。不会有人相信拉什莫尔山上雕刻着的总统头像,是亿万年随机侵蚀的产物。我们可以从身边的人造物件中辨认出设计——即智慧运作的证据。

同样地,在威廉.佩利(William Paley) 的著名论证中,手表意味着钟表匠的存在。2然而今天有很多人,包括许多顶尖级的科学家,相信所有的植物和动物,包括复杂得令人难以置信的人脑(人是手表、汽车马达等器具的制作者),不是由一个有智能的上帝所设计的,而是来自一个没有智慧的进化过程。这种观点经得起考验吗?

 

活物中的设计

分子生物学家迈克尔.登顿博士(Dr. Michael Denton),曾经从一个不可知论者的角度总结道:

 

 

「相比于分子生物机器所表现出的智慧和复杂性,即使我们最先进的[20世纪的技术]也显得笨拙… 如果认识不到我们目前所了解的生物设计只不过是整体中的一小部分,那就仍然存在着错觉。在基础生物学研究的几乎每一个领域,更高层次的设计和复杂性正在以日益加快的速度显现出来。」3

 

为捍卫达尔文主义和无神论世界闻名的斗士,理查德.道金斯教授(Richard Dawkins)写道:

 

「我们已经看到生物体实在太难以置信,『设计』得太精美,不像是随机出现的。」4

 

因此,即使是最狂热的无神论者,也承认设计无处不在。对一个基督徒来说,无处不在的设计,与圣经中上帝创造万物的论述完全吻合。

但是,像道金斯这样的进化论者就拒绝关于设计者的概念。他评论道:

 

「不管外表看上去如何,自然界唯一的钟表匠就是盲目的物理力量,不过它是以一种非常特殊的方式发挥出来。真正的钟表匠有远见:他设计齿轮和弹簧,并计划它们之间的联结,心目中有远期目的。自然选择,就是达尔文所发现的盲目的、无意识的、自动的过程——我们现在知道它可以解释一切生命的存在和貌似有目的的生物形态,它心中其实没有目的… 它没有心思… 它并不为将来做计划… 它是盲目的钟表匠。」5

 

 

选择和设计

 

生命建基于信息之上,而信息包含在DNA遗传分子里。道金斯认为,自然选择6和基因突变(盲目的、无目的的DNA抄写错误)共同形成了一种机制,产生了生物设计所需要的大量信息。7

自然选择是一个可以观察到并合乎逻辑的过程。然而,自然选择只能在基因里已经包含的信息上运作——它不会产生新的信息。8其实这与圣经中讲述的起源并不矛盾,上帝创造了互不相同的动物和植物,并命定它们在繁殖时各从其类。

在一类之内人们可以观察到大量变异,也可以看到自然选择所产生的结果。例如自然选择作用于狼/狗一类动物的基因信息上,随着时间的推移,就演变出澳洲野狗、狼和土狼。

但是并没有产生新信息——这些变种都是原始犬类的基因信息重新排列组合的结果。从来没有人观察到一类生物演变成另一类含有新信息的完全不同的生物!

如果没有增加信息的途径,自然选择作为一种进化的机制就不能运作。进化论者同意这一点,但他们相信基因突变以某种方式为自然选择的运作提供了新信息。

 

基因突变能否产生新信息?

 

其实现在已经很清楚,这个问题的答案是否定的! 李.斯普特纳(Lee Spetner)博士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曾在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John Hopkins University)教授过信息和通讯理论。在最近出版的一本书中,他清楚地说明了这个问题:

 

「在这一章中,我将列举几种情况,[它们据称是经突变而进化的实例],来说明信息并没有增加… 在我所读过的生命科学文献中,从未见到一个能增加信息的基因突变。9

 

「所有的已经在分子水平上研究过的突变,都是减少了基因信息,而不是加添。10

「新达尔文主义学说的目的,就是要解释生命信息是如何经进化而建立起来的。人类与细菌之间最根本的生物学差别,就是他们内部所包含的信息。其他的生物学差异都是由此而造成的。人类基因组比起细菌基因组,其信息量要大得多。信息不可能由基因突变创造出来,因为基因突变只会破坏信息。一个企业若只会一点一点地赔钱,是不可能赚钱的。」11

 

像斯普特纳博士这样的科学家还有很多,他们所得出的结论,进化论科学家是无法回避的。基因突变不是一个能推动进化过程的有效机制。

 

更多的问题!

 

科学家已经发现细胞内有成千上万的所谓「生化机器」。所有的机器零件必须同时存在,否则细胞不能正常工作。从前认为简单的机制,比如感受光线并把它转化为电脉冲,其实是非常复杂的事情。

既然生命是建基于这么多「机器」之上,自然过程能形成生命系统的概念,是不能成立的。生物化学迈克尔.贝希博士(Michael Behe​​, 参考 The mousetrap man)用「不可简化之复杂性」来描述这些生化「机器」。

 

「… 细胞内充满了令人生畏的、不可简化的复杂系统。从中意识到生命是出于智慧设计,对于二十世纪的人来说确实是一种冲击,因为我们已经习惯了把生命想成是简单的自然定律的结果。但其他世纪都曾受到不同的冲击,我们没有理由说自己能够逃脱。」12

 

理查德.道金斯也认识到,如果生命一开始就需要机器,这就成了一个问题。他指出:

 

「如果允许我们假定复制的功能已经存在,选择就可以累加,盲目的钟表匠理论就大有力量。但如果复制需要复杂的机械,而复杂的机械照我们所知道的只能来自选择的累加,我们便遇上了难题。」13

 

确实是一个难题!对于生命的运作,我们看得越深入,它就变得越复杂,我们就越明白生命不可能自己形成。不仅需要一个信息源,而且生命化学的复杂「机器」,从一开始就必须存在!

 

还有一个更大的难题!

 

一些人仍然试图坚持,第一个细胞内的分子机器纯粹是随机出现的。例如,他们说,从一顶帽子里一个一个地随机抓出字母,有时你会得到一个简单的词,比如「BAT」。14如此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为什么不会偶然出现更加复杂的信息呢?

但是「BAT」这个词对于讲德语或讲中文的人有什么意义呢?关键是,除非有一个语言规范及翻释系统,为一个词语赋予内涵,否则字母毫无意义!

在细胞内有这么一个系统(另外的分子)为DNA序列赋予含义。没有这个语言/翻译系统,DNA便毫无意义;而没有了DNA,这些系统也无以运作。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那些能阅读DNA字母顺序的翻译机器, 本身就是靠DNA来编码的!这是另外一种「机器」,它们必须完全成形,否则生命无法运作。

 

信息能否从无信息的物质中产生?

维尔纳.基(Werner Gitt)博士是德国联邦物理与技术研究所(German Federal Institute of Physics and Technology)的所长兼教授。他明确地指出,我们从科学中学到的一件绝对有把握的事情,就是信息不可能从无序中偶然出现。信息总是需要(更多的)的信息才能产生,而且信息的最终源头是智慧:

 

 

「编码系统一定是思维过程的产物(它需要一个有智慧的源头或发明者)… 应该强调,仅靠物质是不能产生编码系统的。所有的经验都表明,编码系统的产生需要一位思想者,他要自愿地发挥自己的自由意志、认知和创造力。15

 

「据我们所知,没有一条自然定律能够使物质产生出信息,也没有任何物理过程或材料现象可以做到这一点。」16

 

 

信息源是什么?

 

因此,我们可以推断,藏在生物体中的大量信息一定来源于一种智能,他的智慧远远高于我们,这是科学家们每天所发现的。但是,有些人会说,这个源头一定还有他的源头,那源头需要更多的信息,更大的智慧。

如果这样推理下去,人还会问,这更大的信息/智能来自何处?然后那个又来自何处… 可以无穷类推,直到永远,除非…

除非存在一个具有无限智慧的源头,超出了我们有限的理解力。这不正是圣经所讲的吗?我们读到:「起初神… 」圣经中的神是无限的,祂不受时间、空间、知识或其他任何东西的限制。

所以,哪一种立场经得起逻辑考验?是相信物质永远存在(或者无缘无故地自我形成),然后自我组织成为信息系统(尽管这与真实的科学观察完全相反)?还是相信有一位无限的智慧者17创造了生命所需的信息系统(与真实的科学一致)?

答案似乎一目了然,然而为什么并不是所有的有智慧的科学家都接受这一点呢?迈克尔.贝希(Michael Behe​​)答覆道:

 

「许多人,包括许多重要的备受尊敬的科学家,不希望有任何东西超越自然。他们不希望有一位超自然者去影响自然,不管这种作用是如何短暂,如何有建设性。换句话说… 他们把一个前提性哲学立场带入科学,这种立场限制着他们将会接受什么样的关于物质世界的解释。这有时会导致一些奇怪的行为。」18

 

问题的关键是这样的:如果一个人接受上帝创造了我们的道理,那位上帝也就拥有了我们。因此,祂有权设定我们在生活中所必须遵守的规则。祂在圣经里向我们启示,我们都反叛了自己的创造主。由于这种反叛被称为罪,我们的躯体被判了死刑——但我们将继续生存,或者与神同在,或者在没有神的地方接受刑罚。

但好消息是,我们的造物主通过耶稣的十字架,设立了在反叛之罪中解救的办法,好让那些凭着信心来就近衪、为罪忏悔的,可以得到圣洁上帝的宽恕,并与他们的主永远同在。

 

那么,谁创造了上帝?

 

根据定义,一个无限的、永恒的神一直就存在着——没有谁创造了上帝。他是自我存在的——圣经里说「我是自有永有的」。19他置身于时间之外——事实上,祂创造了时间。

你可能会说:「但这也就意味着,这一点我只能凭信心接受,因为我无法参透。」

新约《希伯来书》这样写:「人非有信,就不能得神的喜悦;因为到神面前来的人必须信有神,且信他赏赐那寻求他的人。」(《希伯来书》11:6 ) 。

但是,这并不是有些人所想像的盲目的信仰。事实上,否认神存在的进化论者,才有一个盲目的信仰——他们不得不相信一个违返真实科学的理念——即信息能从无序中随机出现。

基督教信仰不是一个盲目的信仰,它是一个经得起逻辑辩证的信仰。这就是圣经为何明明地写着,那些不相信上帝的人是无可推诿的:

 

「自从造天地以来,神的永能和神性是明明可知的, 虽是眼不能见,但借着所造之物就可以晓得,叫人无可推诿。」(《罗马书》1:20 )

 

 

参考书籍及附注

 

  1. 诗篇90:2; 诗篇106:48; 诗篇147:5. Notice that it is only things which have a beginning which have to have a cause. See J. SarfatiIf God created the universe, then who created God?Journal of Creation < strong>12(1)20-22, 1998. 
  2. W. Paley, Natural Theology, 1802. Reprinted in 1972 by St Thomas Press, Houston, Texas. 
  3. M. Denton, Evolution: A Theory in Crisis, Adler and Adler, Maryland, p. 342, 1986. 
  4. R. Dawkins, The Blind Watchmaker, WW Norton & Co, NY, p. 43, 1987. 
  5. Ref. 4, p. 5. 
  6. 自然选择的概念是指在一个群体中的有些变异体比其他个体在特定环境中的适应性差,不易生存和/或繁殖后代。 
  7. See C. Wieland, Stones and Bones , Creation Science Foundation Ltd, Australia, 1995, and G. Parker, Creation: Facts of Life, Master Books, Green Forest, Arkansas, 1996. 
  8. L. Lester and R. BohlinThe Natural Limits to Biological Change, Probe Books, Dallas Texas, pp. 175–6, 1989. 
  9. L. Spetner, Not by Chance, The Judaica Press Inc, Brooklyn, New York, pp. 131–2. 
  10. Ref. 9, p. 138. 
  11. Ref. 9, p. 143. 
  12. M. Behe​​, Darwin's Black Box, The Free Press, New York, 1996, pp. 252–253. 
  13. Ref. 4, pp. 139–140. 
  14. 事实上,形成单词比形成句子和段落要容易得多。简单的计算表明,十亿年的时间也不足以形成一个蛋白质「句子」。
  15. W. GittIn the Beginning was Information, CLV, Bielenfeld, Germany, pp. 64–7.
  16. Ref. 15, p. 79. 
  17. 因而能够创造出无穷的信息,当然能够创造出生命中之大量的却也是有限的信息。
  18. Ref. 12, p. 243. 
  19.  出埃及记3:14; 约伯记38:4; 约翰福音8:58, 11:25等。

(本文的罗马尼亚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