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方舟」的倾覆︰最新概论(2012五月) 下

04 11月 2015
596 次数

以下是两间实验室检测所得的年期,资料来自图4。

实验室1︰三个样本分别检测。一个得出约100年。第二个表示在1955年之后。第三个得出600年。

实验室2︰两个样本分别检测。两个样本同时交予实验室1作独立测试,结果如上。一个得出约100年(如实验室1的结果)。另一个表示在1950年之后(跟实验室1「1955年之后」的结果兼容,即两个说法都正确)

留意NAMI总共有四个样本。两个样本事实上分别由两间个别的实验室(1和2)作检测,方便互相核实。两间实验室也分别独立地提供达至结论的技术性原因(图4)。

第四个样本只由伊朗实验室检测,也是唯一一个样本由该实验室检测。

第一个实验室特别注明取样的树在1950年后仍然生长,引用实验室报告所言「因其清楚显示受核武测试而加增的效应征象」(即是说,当时树木仍在生长)。这个结论已由第二个实验室独立地确认了!作为任何合理的观察者,「方舟木」的宣称就到此为止。

Collated from table prepared by NAMI

Fig. 4: The full set of radiocarbon results available to NAMI in 2010. The words in the RH column are their own notes.

Fig. 4: The full set of radiocarbon results available to NAMI in 2010. The words in the RH column are their own notes.

资料来源︰经整理由NAMI制成图表

Fig. 4: The full set of radiocarbon results available to NAMI in 2010. The words in the RH column are their own notes.

图4︰NAMI于2010年获得的整份放射性碳检测结果。右边的栏目是他们的笔记。.

NAMI回应已曝光的碳-14检测问题

首先,关于「现代」的结果,他们宣称是受「污染」,例如在处理样本时出现。但他们并没有承认,现代碳-14实验室会为样本作预先处理程序清除污染物。这就完全驳回他们的论调。1

另一个能驳回NAMI宣称的论点是,那些知名的实验室为免任何污染引致错误汇报,都奉行一套标准的程序,包括汇报δ13 C分析。实验室1和2都提供了δ13 C的结果,这是洽当的做法(图4);相反,NAMI选用的伊朗实验室似乎没有依从洽当的程序,未能提供δ13 C的结果,顺带一提NAMI也不曾公开这个实验室的名字。

其次是他们面对安德鲁‧斯奈林(Andrew Snelling)博士的严肃学术文章的回应。斯奈林在文章中指出,(如上文)即使5000年对方舟木来说也是不正确的年代,而且他也道出实验室奉行一套惯性清除污染物的程序。这套程序更清除了「污染物」的砌词,如同无知的进化论捍卫者惯用的手法,当估计有「几百万年」的样本拿作碳-14测年得出几千年的结果时,都会搬出受污染的借口。NAMI选择 「人身攻击」。虽然斯奈林博士持有一所著名的世俗大学颁发的地质学博士学位,但他们忽视其小心撰写的科学解释,指他在地质学上的立场不为主流科学所接纳。这不是新闻也不见得是论点。在传统科学圈子中,他(及我们)的观念不受欢迎的理由,正正因为他的观点和所展示的数据支持圣经记载的全球性大洪水,这理应也是NAMI竭尽所能要做到的事情吧!

全球大洪水必然指向创世记的真实历史,也同样指向一个年轻的地球之说。化石的记录并没有反映所谓几百万年的生物史,而是一场大型浩劫把大洪水前世界的生物群活埋的结果。NAMI在影片预告中提及,挪亚方舟的发现会掀起科学上一场革命,就是这个理由。不过叫人困扰的是,有迹象显示NAMI(及他们的明星「专家」克兰克博士,见下文)准备放弃圣经创世记创世的历史,支持一些古老地球的理论,这理论跟全球大洪水背道而驰。NAMI指摘我们这班「支持年轻地球的创造论者」跟世俗的年代测定「脱节」,但NAMI更孤注一掷,藉诋毁创造论的运动,试图避开这个运动针对他们的宣称诉诸科学和理性的驳斥。

其他重要但较少考虑的问题

以现代木建筑作为主要推翻宣称的理由,已非常足够消除所有合理的怀疑。然而为求全面,其他方面也略作讨论。

各种造假的宣称

较早前,另一位亚拉腊山方舟搜索者、美国人兰德尔‧普赖斯(Randall Price)博士曾多次警告,NAMI的发现是造假的,此事在亚拉腊地区众所皆知。NAMI为了大挫普赖斯的宣称,直指他出于嫉妒,因为他心目中同一座山另有一个方舟停泊的可能位置。当然,持考古学博士头衔、著名基督教学术机构自由大学的教授兼世界圣经事工( www.worldofthebible.com)的主脑人普赖斯,就此被指控犯上严重道德操守问题。关于他被指捏造诬陷(一旦NAMI的发现孰真,那些指斥会不断涌现),这可能会毁掉他的名声、事工和学术前途。不过事件愈来愈混淆不清,双方互相指摘。因而CMI最重要是按NAMI所提供的证据展开审查,辨别事情的真相,不管谁宣称什么。

当外在的证据清楚揭示,所谓方舟只属高山上的现代建筑后,在这个情况下,最有可能的解释就是有人设局造假。运用资深侦探调查罪案的基本逻辑,普赖斯指向导Parasut也牵涉在内这番言论,基于三个条件而变得可信︰在动机方面,所得的报酬,对贫穷区域而言,已相当丰厚;在方法上,雇用当地人就能成事;至于机会,用少量木材花几个月时间去制作出「荷里活式场景」,而配合火山岩围绕的洞穴就能打造出看似「木房间」的相片。

普赖斯宣称曾在该区跟NAMI和Parasut直接交流接触,后来更提供涉嫌参与建筑的当地人所签下的宣誓书。但相关的个别人士后来否认和收回该等文件,削弱普赖斯的宣称,更令人对他产生质疑,即使他结集其他事件并详尽地收录在报告内并于网上发表((http://www.worldofthebible.com/Documents/Fall2010.pdf 自第一次发表后已更新),也无济于事。

普赖斯发出警告后不久,资深的创造论热爱者和研究人员唐纳德‧巴顿(Donald Patton),提供了一批照片宣称他曾造访NAMI所到达的遗址。(以上普赖斯的报告已加入许多资料作更新,报告仍然存在)。凭照片中的蛛丝马迹可见巴顿的照片似乎跟部分NAMI拍摄的地点属同一个位置。然而NAMI称巴顿从没到过「他们」的遗址。巴顿在其报告及上述普赖斯的报告中把遗址的位置坐标公开,为NAMI(值得效法)示范了一次保持透明度的做法。巴顿证实图3所示的结构因冰块移动已经倒塌,其中一幅照片更显示,一小块木浮在一潭冰水中。巴顿更称(有照片辅助),在上址找到仍存留的木块,当切开来看,木块内部「看来很年轻」或「很嫩」,而表面的黑色外层是用灰和脂肪混合起来磨擦木块,令木块变 得「古老」。巴顿是普赖斯的朋友,多年来活跃于主流的创造论圈子里,为人所认识。这几十年来,我甚少听闻有人会对他的判断能力提出质疑,更没有人挑战他的道德操守。2

当然坦白道出设局造假的事不是没有风险的。NAMI就向普赖斯博士发出严正的律师信(我看过副本),称他们的客户(NAMI)因普赖斯针对其客户的「发现」所设立的负面网站,使其客户遭受财务和声誉上的损害,故他们要求普赖斯删除资料否则要面对「法律诉讼」。视讯网站Youtube拟多次受压移除会损害关于NAMI的宣称的记录片段。

「非方舟搜索者」的加入︰亚拉腊山向导、不可知论者艾美‧比姆(Amy Beam)博士

Youtube删除一些片段时,我看过一些由比姆博士所说,有力而直接的言论,自此她就较多以文字表达。比姆从事亚拉腊山旅游事业,带团登山,自己也多次带团登山,对那个谣言四起的地区非常认识。比姆自称对于基督教和方舟存不可知论,但似乎没有存心敌对。

除了在亚拉腊作导游,她会为贫穷的土耳其人,尤其地震的灾民,收集物资和给予援助。但令她怒不可遏是见到有人误导别人,又从设局造假(这是她直接知道的)中图利。她知道那地区极度贫穷,用西方的生活水平计算,只要花小小金钱,在那里可以买到许多东西,不只造假建筑,还有见证、悔过书等,只要出得一个好价钱,撤回书也买得到。

比姆对普赖斯(或NAMI或任何人)那种热爱圣经的态度不以为然,但也甘愿押下自己的名誉和被起诉的风险,确认这是一场著名的本地造假案。她表示对「带领」NAMI登山的向导Parasut的品行非常清楚,在本地,他靠着这个工作得到极多好处。

她的网站有专页关于方舟 www.mountainararattrek.com/ark/ 并连结了几份文件和录像片段。文件www.mountainararattrek.com/ark/KurdishGuides_NoahsArk.pdf 很有参考价值。部分的视讯的连结被Youtube删除要暂时中断。有趣的是,其中一位曾参加比姆的登山团,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专家」克兰克。跟普赖斯一样,克兰克博士持有一个真正的博士学位(哈佛大学考古学),更曾撰写文章于CMI同行评审的《Journal of Creation》中发表。

比姆有几个指证克兰克的录像片段,我看过其中一条特别重要的片段。这片段现在已无法观看,但比姆已把图像和全部片段的文字制作成一套幻灯片,以避过任何由NAMI策动的Youtube审查,可参考www.mountainararattrek.com/ark/arkfraud3b.htm 。那里包含几页克兰克的日志手稿,以及他从各地发表的言论比较,都是很有力(甚至是无可争辩)的证据证明他的为人。比姆勇于在其网站上多次公开表示克兰克是「骗子」及「说谎者」的言论。另一些录像片段是比姆亲身访问他,他一度抨击NAMI的方舟发现是造假,后来又突然「改变初衷」。我对此毫不吃惊。

此外还有些证据强烈显示,克兰克一人分演多个角色,以不同人的身分在一些评论或致函编辑的栏目上表扬自己。其实要用此方法去批评他人,内心也不甚舒畅,可悲的是,数以百万人的希望就在于克兰克的见证,几乎令人把这个假遗址当成真,所以就不能再畏缩沉默。许多事实都表明,克兰克本人仿效NAMI做法,似乎想拒绝创世记的历史是方舟唯一的依据,但他在以前的创世论会议上,又会表示支持,似乎为了取得别人的接纳而作出。

造假和欺骗的证据可从不同的渠道找到,实在不足为奇,而且令整件事情脉络更为清晰,但我还是想重申本文开首所提出的几项「近期造假」的理据,即使没有一个本地人宣称造假3 ,也无碍「人为」的立论。

「土耳其政府」宣布支持NAMI的「发现」?

要说明政府的支持对事件影响不大,我们需要回到早一段时间所发生的一个方舟造假案。当时许多基督徒也为到「土耳其政府」发表声明支持这个行动而感动不已。这次主角是已故的罗恩‧怀亚特(Ron Wyatt)。他外表敬虔「满口基督」但内里却是不折不扣的骗子,所宣称的是一块船型岩石组,称为「Durupinar遗址」(离开亚拉腊,但位于同一区域)。这个宣称是由一系列谬误构成,当时仍为我们效力的地质学家斯奈林博士于1992年撰文抽丝剥茧揭露这宗造假案。(见1992年《Amazing Ark Expose》)

虽然怀亚特已作古,无法继续经营其他几项惊人的考古「不是发现」(Spectacular archaeological “non-find”),许多基督徒现今仍会被他的徒弟以同一个宣称欺骗。当时,我们也听到「土耳其政府支持这个宣称」,虽然有被「发现者」夸大之嫌,但确实有如此的支持,正如该政府对NAMI的宣称表示支持一样。

关于土耳其政府不同人对考古发现很是热忱,其个中原因并未完全清楚︰有些人可能出于无知、有些人想找到可兰经版本大洪水的信仰支持、有些人想在土耳其贫穷的地区带动旅游业发展(尤其需要引入强势货币),有些是心存以上各项。Agri省的省长当时被拍下宣布该区成为国家公园,并在怀亚特/Durupinar遗址邻近开设挪亚方舟旅游中心。只能说他对接下来在上址作任何求证求真的「发掘」,显然没有半点兴趣。

对于这种「政府的支持」既谈不上动机,也不见得能为证据搬出什么权威,如NAMI的新闻发布会,「政府的支持」也作用不大,所以无论是几十年前怀亚特的宣称或者现代NAMI的宣称,土耳其政府的支持也无甚足观。

总结

到目前为止,也未能确认谁造假,但至少一般都认为Parasut的介入是毋庸置疑的,而责无旁贷的NAMI(香港),其处理手法一直都非常有问题,而且还会继续下去,这包括透过操控消息和选择性发放证据,使人在方舟的发现和位置上产生错觉;大量使用照片编辑和影像创造制作出他们从没见过的「房间」;并且选择性隐瞒对其不利的科学证据,避免蒙受损失。

不管动机如何,也不管宣称了什么,这种手法都值得质疑。只有神洞悉人心。箴言20:5 告诉我们︰「人人怀藏谋略,好像深水 … … 」我们无人是无罪的,就是要告诉我不要在自以为义的台阶上俯视。他们作出了一个高度公开的宣称,这宣称会把私下商量的事情曝光,因为曾几何时,私下处理的要求却不得要领。

知道真相又有一定公众影响力的基督徒,有责任公开整件事实,虽然这意味着向NAMI发出一项最严苛的公开讉责,尤其指摘他们对基督教界的立场。我所见到的各种书面敦促︰要他们改变方向、要制止这种行径,要停止自掘坟墓,篇篇都是用泪水和祈祷为关切NAMI而写成的,也为保卫福音能在这个虎视眈眈怀疑不信的世代里保持诚信而写成的。

作为CMI,创世记大洪水以及其必然结果挪亚方舟,是个重要和与福音有关的命题,属于在这个不信的世代对圣经真理与权威的捍卫,是百万信徒纵被信息严重误导包括刻意省略后,仍要坚守的阵地。悔改从不太迟(就是圣经里希腊文metanoia的意思,指心意更新)。NAMI探险队成员应向大众公开地改过,无视个人的代价,即使来到这个较后的阶段,许多人仍会欣然接纳他们这个高贵的举动。

将来我们会见到这场悲剧所带来的影响。如果怀亚特的故事是个指标,日后还会有人无视证据,继续相信那些虚假的宣称。较过去许多虚假的宣称如发现约柜或「真正十架余骸」等,真正的基督教圣经教导(创世记所载的事实)不幸地会继续被人更强烈地诋毁。

CMI网站及其他网站都不断给我们展示,挪亚时代的全球大洪水证据就在我们四周,包括围绕着我们的地貌和脚下的岩石。耶稣基督复活升天的重大历史证据不需要找到当时的十架余骸才可以确信。同样,我们也不需找到被保存下来的方舟才能明白神的话,才能明白耶稣对全球大洪水就是历史事实的教导。即使方舟停泊在其他山岭(非火山),方舟能够留存到现在的机会是微乎其微。4

如果在神的时间和祂的旨意中,(真正)方舟将来会被发现,那么震撼力一定远比NAMI的影片预告更触动人心。那时候实验室所检测的木,一定不会显示树木生长时受任何原子弹测试影响。当然也不需要隐瞒大部分的调查结果或错误放置、操控及创作的图像,因为余骸一定是属于真正的方舟。那时候各地知名的创造论事工和相信圣经的信徒一定欢喜快乐,不会计较是从哪里找到,由谁去发现。


2012年6月2日接续补充:

千名见证人踏足方舟遗址 ? 也许实情并非如此 … …

挪亚方舟国际事工(NAMI)最近宣布一项计划,让一千名「见证人」共证其宣称的「方舟」发现。旅费为每人600欧罗,名额一千位。参加者可获礼遇,直接从土耳其伊斯坦堡机场接载到亚拉腊山,并登山露营一星期,「见证科学家工作的进行」。

乍看之下,计划相当公开。荷兰NAMI 相联公司「Ark InSight Foundation 」在新闻稿引述Parasut (真名埃图鲁Ahmet Ertugrul )的说话,表示「人们可以来看看。我们没有隐瞒任何事。我们会招募一千名参加者见证这个发现。」攀山专家李耀辉在同一份新闻稿表示︰「一千名目击者可算非常充分有力。」

考虑到本文所述的种种事实,上述的事情又怎能发生? 其实容易不过,只要弄清楚何谓「来看看」的真正意思,这不是指「来看看此遗址」。如李耀辉续说的话︰「 … … 请不要误会,这一千人不会获准冒险进入遗址,因为原址是重要的考古发现。」

因此,一千名所谓「见证人」只获准在山上2,800米的地方露营,较实际遗址所在地的高度低1,000米(超过半英哩);而参加者获准观看的唯一「证据」,就是所宣称的文物及照片,以及一些「探索队工作情况」的录像片段。.

总括而言,参加者只会看到Parasut/NAMI的队伍所呈上的东西,以及他们对一些假设性的情况、由来、并所拍摄到的东西的「解释」,情形跟他们一直蒙混过关的手法一模一样。

没有更好的对策

NAMI面对着逐一被揭露的破绽,如属于现代木的放射性碳年龄、虚假的计算机数码图像等事情也逐渐广为人知,他们惟有使出类似的绰头去力挽狂澜。这出精心策划,苦心经营的把戏,笔者希望不会有太多人被蒙骗。

遗憾的是,当看到越来越多他们似乎主动参与的这些事(假意作出公开透明的动作,却全无公开和透明的实质内容),原以为NAMI只是被「Parasut集团」利用的无辜者的可能性,也变得越来越渺茫。这是信徒的黑暗时代,不敢想象接下来还会发生甚么事。


声明:本文之中、英版本如有歧异,一概以英文版本为准。

注释:

  1. 不只如此,如果6个结果有5个都出问题,这个方法即使应用在考古学上也没有多大用处。但它事实上非常有用,尤其对圣经考古学家。同样道理,NAMI也没有必要找来伊朗的检测结果作支持。 

  2. 自称被NAMI公然造假所激怒,他开设另一个网站www.noahs-ark.tv以愚拙的方式把那些宣称公诸于世,包括他跟Parasut不愉快的经历。 

  3. 讽剌得很,早期听到反对造假的其中一个论点,就是造假不能悄悄地干「而不让本地人知道有人把木搬上山」,但这正是普赖斯及其他人所提出的论点,本地人真的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