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邻居是何等美好

03 十二 2018
16 次数

作者:马可·哈伍德 (Mark Harwood)

 

大家都希望生活在一个美好的社区中——一个安全、备受庇护、友好、有序的社区。而地球所在的社区看起来非常符合这样的条件。

地球是环绕太阳运转的行星中的一颗,虽然长期以来,人们都意识到我们位于太阳系中一处独特的位置,但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太阳系和我们身处的位置一点都不普通。1

事实上,我们这个世界看起来像是一个为我们专门建造的家园。这种说法还被赋予了一个名字——“人择原理”——它与无神论者认为世界源自无导向进化过程的观点是相对立的。

某些人试图回避这些明显的证据,他们说宇宙之所以看起来是专门为我们设计的,那是因为我们恰好生活在其中。他们还说,倘若不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观察到这个宇宙了。但这种说法没有半点说服力!如果医生把我从一场危及生命的疾病中抢救过来,随后有个人问我是怎么被救活的,我却回答:“假如我没被救活过来,那我就不可能在这里跟你谈话了”,这样的回答真是苍白无力。这些哲学托词是人们经常用来回避创造的铮铮铁证。2

我们所处的宇宙社区的各样特征,说明这一切都是为我们而设计的。让我们看看我们的社区有多好。

一个安全的地方

相比太阳系的其他卫星,月球真的与众不同。它与地球的距离和自身大小都恰到好处,能为地球提供一定程度的保护,免遭陨石、彗星和小行星的撞击,而月球表面的每个陨石坑都述说着过去曾经有这样一个可能会与地球发生撞击的小天体。

而木星和土星这样的巨型行星,以其巨大的引力影响,“清扫”了太阳系中各种潜在的危险天体,尤其是彗星。1994年,当苏梅克-利维彗星坠撞击木星,在它坠入木星前,已经被木星强大的引力场牵拉粉碎了。几个巨型气态行星的存在也大幅降低了地球被这种小天体碰撞的风险。

我们的大气层则是最后一道防线。事实上只有为数不多的小天体能达到地面,因为在它们闯入大气层时,会被摩擦产生的高热燃烧殆尽。而地球另一道特殊屏障就是其强大的磁场,它能有效地保护大气层,使大气层不会像在火星上那样,散失到太空中。3

一个友好的地方

地球环绕太阳运转的这个区域叫做“恒星宜居带”,这也是,液态水——生命赖以生存的物质存在的区域。地球拥有丰富的水资源,而置身于宜居带是一个必要不充分条件。水资源的存在还会受主恒星稳定性的影响。主恒星能量输出若出现剧烈变化就会使宜居带的范围大幅缩减,甚至使其不复存在。

根据进化论的说法,地球和太阳系都并非为生命而设计,从而也不能视为独特的存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经常听到说太阳只是一颗普通得有些乏味的恒星。但是太阳一点都不普通!首先,它异常稳定。虽然它会产生耀斑,但比起那些产生100到1亿倍的超耀斑,并释放致命高能粒子的恒星而言,太阳的耀斑算是非常小了。还有,在银河系我们身处的这片邻近区域,从恒星质量多寡来看,太阳可以位居前百分之十,4这样它可以输出相对较高的能量,特别适合地球的生命繁衍。因此,太阳绝不普通。

此外,太阳是一颗单恒星,而在银河系中,有大量的恒星要么处于双星系统中,两颗恒星相互环绕运转;要么处于三星或者多星系统。身处多星系统中的行星,即使运转在圆形轨道,它也会经受剧烈的温度变化。更糟的是,由于引力颠簸,致使行星运转的轨道混乱无序,对生命的繁衍更加不利。

我们特别的太阳系

2009年,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发射了开普勒空间望远镜,目的是为了“确定在类似于太阳的恒星宜居带中,与地球大小相仿或者更大的行星的普遍程度”。5他们预期能找到许多类地行星,因为从进化论的世界观来看,通过自然过程来形成类地行星并非难事。

开普勒空间望远镜应用了非常精妙的科技来寻找这些“太阳系之外的行星”,或者叫做“系外行星”6——运转环绕着其他恒星的行星。这次探测还采用了其他各种方法,截止到2016年9月,大概有3500个这样的候选天体被确认为行星。7然而,到目前为止,在类似太阳的恒星宜居带中找到如地球般大小的行星屈指可数。总之,除了可以支持液态水,这类行星还要具备许多其他条件才能承载生命。当然在宇宙的任何地方,生命都不可能从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无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而独自出现。这是自然主义在解释生命起源时一道无法逾越的障碍。

但这些行星系统看起来会是怎样的呢?大量类地(岩石)系外行星与其母恒星的距离比日地距离要小得多9。所以它们跟月球绕地球转的情况一样,很可能被潮汐力锁定,其中一面总是朝向母行星。但是这点对生命有害,因为行星的一面会一直被悬挂固定在天空中的“太阳”无情煎烤,而另一面则是处在漫无天日的冰天雪地。只有“白昼”和“黑夜”交界的细长区域,称为明暗界限,才会出现有利于生命繁衍的温度。

也许最令人吃惊的发现是,数量庞大的行星系统都是极其不适合生命生存的。人们发现,比木星个头还要大很多的巨行星绕着它们的“太阳”急速运转,其公转周期只有短短的几天。有时,这些行星与主恒星发生猛烈的相互作用,被主星吞噬。但是如果这些人们称之为“炽热的木星”的行星被快速吞噬,那它们是不可能绕着主星运行达数十亿年。

有趣的是,太阳系进化学说的标准观点,也就是星云假说,却无法解释为什么这样的大行星能如此靠近它的主星,因为按他们的假设,大型气态行星应该在气体星云的外围较冷的区域形成。

人们还发现某些系外行星的公转方向是错的,与星云假说预言的情况恰好相反。10为了让这种进化假说挽回颜面,科学家通常会搬出一个未见踪影的第三方天体,并解释说是它干扰了行星的初始运转,使其公转轨道变向了。但是这种说法是没有观测理据的。这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却(在他们的学说中)屡次出现,他们的解释也变得越加不可靠。天文学家安·芬克拜纳(Ann Finkbeiner)表示: “目前所发现的数千个恒星系统都跟我们的(太阳系)大相径庭,过往关于行星如何形成的观念也只能作古。天文学家正寻找一套全新的理论。” 11

我们身处一个精心设计的宇宙社区

我们太阳系既有内层的固态行星,也有外层的气态冰块巨行星,这是独一无二的。天文学家卡尔·萨根(Carl Sagan)曾经表示“……我们身处宇宙一个无名的角落,居住在一颗普通的行星上,它只是绕着一颗平淡无奇的恒星运转……而银河系也是那1000亿个星系中平凡的一员。……这就是我们宇宙的一个基本事实,理解这些事实对我们很有好处。”

 

 

 

 

关于作者:

马可·哈伍德 (MARK HARWOOD)

以优异成绩获得自然科学学士,机械工程学士及哲学博士学位

哈伍德博士从事航空航天领域已有30年,是澳大利亚国家卫星系统设计的关键人物。他目前在国际创造事工的澳洲总部担任讲员和科学家。欲了解详细信息可以访问以下网址:https://creation.com/harwood.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Harwood, M., Created to be inhabited, Creation 35(3):38–40, 2013; creation.com/earth-design.

[2] Sarfati, J., The universe is finely tuned for life, creation.com/tuned, 2015.

[3] 地球磁场提供了关键保护, www.esa.int, March 2012.

[4] Sarfati, J., The sun: our special star, Creation 22(1):27–31 December 1999: creation.com/sun.

[5] Kepler website: kepler.nasa.gov.

[6] Spencer, W., Planets around other stars, Creation 33(1):45–47, 2011; creation.com/extrasolar2.

[7] exoplanet.eu/catalog/, accessed 1 Sep 2016.

[8] See Origin of Life Questions and Answers, creation.com/origin.

[9 Catchpoole, D., Kepler-78b, Creation 38(3): 23, 2016.

[10] Atkinson, N., Dropping a bomb about exoplanets, universetoday.com; 13 April 2010.

[11] Finkbeiner, A., Astronomy: Planets in Chaos, Nature 511(7507):22–24, 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