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13 10月 2021 06:52

浅析新冠病毒“德尔塔”未来走向:进化还是退化?

过去的一两个月,国内和国外又出现新一波新冠疫情,例如在9月1日美国单日确诊再度超25万,新冠住院人数也创下7个月的高点——这一波新冠疫情的严重程度可想而知。

甚至有些已经注射新冠疫苗的人也感染了此病毒,新冠为什么会死灰复燃呢?


全球多国新冠疫情有死灰复燃之势
全球多国新冠疫情有死灰复燃之势

 

新冠病毒变异导致疫情反弹

造成近一波疫情反弹的元凶是新冠病毒“德尔塔变异毒株”,被称为新冠病毒的“升级版”,最先在2020年底于印度发现,到了2021年7月,就已经取代了其他类型的新冠病毒,成为全球“最流行的”毒株,并且导致了多国新一轮的新冠疫情爆发。


美国在一个月内几乎全变成红色高风险区
美国在一个月内几乎全变成红色高风险区

 

德尔塔变异毒株是怎么来的?

病毒的基因组在复制的过程中容易出现随机错误,称为“突变”,这导致子代病毒不同于原来的病毒,这种差异就称为病毒的“变异”。突变绝大部分是有害的,大部分变异的病毒活不下去就消失了,但也有少量变异病毒会变得更容易感染人,“德尔塔”就是其中之一。

 

“德尔塔”为何能快速传播?

据最新研究发现“德尔塔”的传播能力已经超过2003年引发非典型肺炎疫情的SARS病毒3,平均一名“德尔塔”感染者可以传染5到9人,是最初新冠病毒的2到3倍。德尔塔的感染者只要与他人靠近,即使无交谈,无接触,也能完成传播。


病毒的突刺蛋白与细胞上的受体结合
病毒的突刺蛋白与细胞上的受体结合

研究发现,德尔塔毒株在突刺蛋白(spike蛋白,用于与人类细胞结合)发生了突变,丢失了一些氨基酸的“零件”(蛋白质由很多氨基酸“零件”串联构成)。这个蛋白相当于打开细胞大门的“钥匙”,它缺失了部分零件反而让病毒更容易打开人体细胞的大门。

这就好像你有一把钥匙,开锁的时候不太顺畅,要慢慢调整钥匙的位置才能开锁。如果你复制10万把新的钥匙,都作随机的修改,其中大部分是开不了锁的,但少部分会比你原来的钥匙更容易开锁。


复制“钥匙”并随机修改,有可能更容易开“锁”
复制“钥匙”并随机修改,有可能更容易开“锁”

病毒能够数以亿计地自我复制,少量变异病毒的“钥匙”能更快地打开 “门锁”(细胞受体)。

但这是进化吗?不是。进化是指一种生物变成另一种生物,出现新的信息,新的功能或结构,这才算进化。

达尔文想象简单的生物能自发变成更复杂的生物,这就必须增加很多新的生物功能。但“德尔塔”没有产生新的结构,没有新的功能;更没有变成另一种病毒,所以并不是进化。

最初的新冠病毒对人类鼻子细胞的感染力不大,到肺部后才容易感染细胞。德尔塔毒株的突刺蛋白(钥匙)更容易结合人体细胞的受体(锁),所以它更容易进入鼻子细胞,使患者的鼻腔和喉咙携带大量病毒3,导致患者出现流鼻涕、打喷嚏和咳嗽等症状,这些症状会产生大量含有病毒的飞沫,因此德尔塔毒株不但传染力更强,而且更容易大范围地传播。


“德尔塔”患者的鼻腔和喉咙携带大量病毒

 

为什么有些人打了疫苗,还会被感染?

打疫苗就好像训练我们体内的免疫系统,让其容易认出和消灭病毒。但“德尔塔”因突变,在某些人类免疫细胞识别的蛋白质中丢失了一些氨基酸,这些“特征”改变后,免疫系统就没那么容易认出“德尔塔”是“敌人”了。


“受训”的免疫细胞,识别变异病毒的难度增大

改变得更多,就更难以识别

这种情形就好像《三国演义》中那个曹操割须弃袍的故事:

曹操与马超、韩遂交锋,战败就仓惶逃跑,马超追赶曹操大喊“穿红色袍子的就是曹贼!”曹操听见后,立刻就把红袍脱下来扔了。马超又大喊“留长胡子的就是曹贼!”曹操赶紧拔出宝剑将胡子割了,这才让他成功脱困。


曹操割须弃袍
曹操割须弃袍

 “德尔塔”碰巧的突变就像曹操的割须弃袍,因为随机突变,丢弃了一些被识别的特征,才在一定程度上躲过了免疫系统的攻击。但接种疫苗仍是预防“德尔塔”比较有效的手段,因为接种疫苗的人感染率和重症率都会较低。

 

病毒“变强”是进化还是退化?

不少人误以为生物更适应某个环境就是“进化”,但这是不对的。例如在一些完全黑暗的地下湖泊或者洞穴中的“穴居盲鱼”眼睛因突变退化了,但它比有眼睛的鱼更适应黑暗的环境,因为在黑暗中容易刮擦碰撞到石壁,正常的鱼容易撞伤脆弱的眼睛而造成感染,但没有眼睛的鱼就不会有这个问题。


眼睛退化的盲鱼更适应黑暗的环境
眼睛退化的盲鱼更适应黑暗的环境

有些学者宣称“德尔塔”是病毒的“进化”,但事实上它只是通过丢失 “钥匙零件”来更容易进入人体细胞,还能通过“割须弃袍”来逃避免疫细胞的追捕——因此“德尔塔”并不是从简单到复杂的进化,反而是从复杂到简单的退化。

而所有生命都需要大量智慧设计的基因信息,丢失“零件”和“割须弃袍”式的退化并不能产生这些信息。

事实上,从以往致病病毒大流行的规律来看,病毒不断累积突变,虽然也会出现传染力增强的现象,但病毒的生存能力总体是趋向于越来越弱的。

例如导致1918年全球大流行的甲型 H1N1 流感病毒,感染了超过5亿人,并导致5000万人的死亡,是第一次世界大战死亡的人数(约1600万人)的三倍。

当时还没有流感疫苗,也没有今天那么好的防护服和设施,但此疫情在肆虐18个月后就由于病毒的突变和退化而逐渐地消失了。4 因此突变不会导致进化,而只会导致逐渐退化和弱化。


席卷全球的1918年流感
席卷全球的1918年流感

达尔文宣称“生物能自然地从简单变成复杂”,但是这故事不论在宏观的生物中,还是微观的分子、基因还是病毒层面,都是从来没有被观察到的,反而只看到相反的退化趋势。因而进化论一直缺乏支持的证据,最多只能算一个“未经证实的假说”。

“德尔塔”虽然是退化而来的,但它更容易感染人,因此我们更应保持警惕,做好防疫措施,保护好自己和家人。


保持警惕,继续防护

   

【扩展阅读】

● 新冠病毒留下不为人知的重要启示

● 我们体内奇妙的免疫卫士

● 2020病毒“启示录”

● 科学坚固对上帝的信心

● 最近的冠状病毒爆发事件是否支持进化论?

● 神创造了致病的病毒吗?


参考资料与图片出处

1.  百度百科:德尔塔病毒。

2.  Robert Carter, Is Covid-19 evolving?No, but it is changing rapidly. 24 August 2021: https://creation.com/is-covid-19-evolving.

3.  Katella, K., 5 things to know about the Delta variant, 15 July 2021: yalemedicine.org/news/5-things-to-know-delta-variant-covid.

4.  百度百科: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

5.  插图、封面:网络图片。

 

 

阅读 47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