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20 4月 2021 07:42

夏娃、肋骨和现代遗传学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2期

进化论者声称一群类人生物是从一群猿类的生物进化而来的。然而,真正的目击者对人类起源的描述是完全不同的。

上帝用尘土直接创造了第一个人——亚当(创世记2:7)。

因为没有一只动物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所以上帝准备着为亚当造一个合适的帮手,一个也是按照上帝的形象被造的人,所以上帝使亚当沉睡,并在他沉睡时,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

上帝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女人’,因为她是从男人身上取出来的。”(创世记2:21-23

亚当是上帝用尘土创造的,相比之下,这个新伴侣则与亚当关联密切。在某种程度上,这个帮手从肉体层面看,将是他的后裔。


世界上第一次麻醉

上帝让亚当睡了很久,执行了世界上第一个手术。

所以上帝让亚当沉睡,然后进行世界上第一次手术。莱波尔德对此详细地说明:

Tardemah(译注:希伯来文),确实是一种“沉睡”……就像被麻醉了一样的睡眠,麻痹了人的感觉和意识。1

詹姆斯·杨·辛普森爵士
詹姆士·杨·辛普森爵士

麻醉先驱——苏格兰医生詹姆斯•杨•辛普森爵士(Sir James Young Simpson,1811-1870,第一男爵)便是从这段记载中获得灵感,并发现氯仿会让人沉睡并消除疼痛的感觉。

他将这个麻醉方法应用于分娩的妇女——他显然有一颗为母亲们着想的心。在此之前,他曾强烈要求医生在帮助妇女时彻底清洁双手,以防止许多妇女在分娩后患上产褥热病而丧命。匈牙利犹太医生伊格纳茨•泽梅尔魏斯(Ignaz Semmelweis,1818-1865)就是以这项发明而闻名。2

然而,一些持有错误的伪圣经观念的人反对辛普森在麻醉方面的工作。他们辩称上帝命定女性在分娩时要遭受可怕的痛苦。但耶稣治病的神迹显明了一个原则,即减轻堕落的影响(痛苦)是一种祝福,也是应当去做的事情——尽管这痛苦的减轻只能是个别的和暂时的。另外,(这种错误观念的)反向推论就是,我们永远不应该拯救生命、治愈疾病或减轻任何痛苦,因为所有这些都是堕落的结果。辛普森是苏格兰自由教会的虔诚信徒,他进一步反驳说,上帝亲自使用麻醉的方法创造了全人类的第一位女性。3


那根肋骨

上帝从沉睡的亚当身上取了一根肋骨。这里的希伯来词是tsela’(צלע),可以指肋骨或侧面。 在这里,根据谢尔和德利奇的说法,大多数翻译都是“肋骨”,这是正确的:

צלע指的是侧面,当指到人身体的一部分时,就是肋骨。所有古代译本都指出了这种意义的正确性,这一点可以从“上帝取出他的צלעות(肋骨,复数形式)中的一根”中得到证实,“这表明人身体中有几根צלעות”。4

上帝用这根肋骨造出了女人。她受造的独特性体现在不同动词的使用:

创世记2章显示男女之间的紧密联系,……

bānāh(בנה)。这个词意味着“建立” “建构”甚至带有“塑造”的意思,这与上帝创造周的最后创造行为相吻合。莱波尔德解释说:“建立”适用于某种重要结构的精细塑造,这需要在构造上精雕细琢。这两个要素在女人的创造上都体现得淋漓尽致。5

上帝创造女人的方法加强了创世纪1:27节一笔带过的内容,即,男人和女人都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创世记第二章显示了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紧密联系,以及他们在本质上是平等的。此外,圣经中关于亚当是整个人类的首领的教导也由此开始了:曾活过的每一个人都是亚当的后裔。上帝创造夏娃的这种方式也意味着她也算是亚当的后裔。


由亚当而出的夏娃

肋骨

上帝创造工作的伟大在创世记的叙述中仅是轻描淡写。我们可以推想,上帝从一根肋骨创造了一个成年女性,肯定需要造很多新的质料。但又如上所述,夏娃也算是亚当的后裔。后裔从父母那里继承遗传信息,因此,上帝很可能使用亚当的遗传信息来创造夏娃。如果夏娃的基因与亚当的完全不同,那么就不太可能将她视为亚当的后代了。

所以我认为,我从拥有3个博士学位的亚瑟•怀尔德•史密斯(1915-1995 Arthur E. Wilder-Smith)教授那里听到的想法是对的:上帝克隆了亚当的DNA来创造夏娃。但由于性别不同,他们的遗传基因存在一个明显的差异——性染色体不同。女性有两条X性染色体,而男性有X性染色体和Y性染色体各一条,Y性染色体是男性染色体。因此,怀尔德·史密斯提出,上帝除掉了亚当的Y性染色体并将他的X性染色体翻倍,就产生了女性XX性染色体的组合。

现在不仅性染色体,而且所有其他染色体都是一对的,共计23对。因此,对于任何染色体上的任何位置(“基因座”,即基因在染色体上所占的位置),一个人只能拥有该基因的两种不同基因型(或“等位基因”),也就是“双等位基因”,即一个人只能拥有该基因座的两个可能的等位基因。若等位基因不同的称为杂合子,相同的则称为纯合子。如果亚当和夏娃的任何后代的等位基因与亚当和夏娃对应基因座上的那两个基因不同,则不同的等位基因必然是突变的结果。6

遗传学家罗伯特•卡特(Robert Carter)博士已经证明,今天人类的遗传信息与人类出自祖先亚当和“克隆”夏娃的历史是相吻合的:

……大多数变异是双等位基因变异,可以在大多数种群中找到。因此,双等位基因座上有超过一百万个杂合子肯定在巴别塔事件之前就已出现,甚至也可能在洪水时,或洪水前,在人被创造后仅仅十代就已经出现。7


男人的肋骨比女人的少一根吗?

一些圣经怀疑论者批评圣经在这个地方有错误,因为男人和女人实际上有相同的肋骨数量,但圣经从未提及男人的肋骨数量比女人的少一根。怀疑论者的这个观点实际上是一个可怕的错误,因为这些怀疑论者的观点中隐含了名誉扫地的拉马克主义进化观点。

这是在达尔文主义之前,由法国进化论者让•巴蒂斯特•拉马克(Jean-Baptiste Lamarck,1744-1829)提出的“后天获得的性状的遗传”的错误观点。这显然是错误的:由于意外伤害失去一根手指的男人不会由于那次意外而生出只有9根手指的儿女。因为这种伤害不会影响决定手指数量的DNA指令信息。被截肢的人不会生出四肢残缺的小孩,女婴也不是生下来耳垂上就有耳洞的。

实际上,圣经教导的科学是正确的。创世记后面的章节中,上帝与亚伯拉罕立约,立约中一个重要的部分就是对亚伯拉罕及其后代“世世代代的男子”(创17:9-14)进行割礼。显然,这个被切除的部分会重新在每一代人身上出现,这就反驳了拉马克主义的观点。科学有时勉强能赶上圣经的水平。


肋骨可以重新长出

科学赶上了圣经的另一个案例在于肋骨本身。仅在最近才有外科医生发现肋骨是人体中容易重新生长的骨头!8 当然,前提是只要被称为骨膜的部分完好无损,肋骨之间肌肉丰富的血液供应有助于肋骨的重新生长。(骨膜就是在吃排骨时,经常卡在牙齿上的部分。)

世界上第一位成功重新植入人耳9 的整形外科医生大卫•彭宁顿(David Pennington)博士指出,“肋骨骨膜具有显著的骨再生能力,其再生能力可能比任何其它骨骼都强。”10


新约引用的内容

保罗教导提摩太时,讲到男女顺序的问题,他引用了这段记载:“因为先造的是亚当,后造的是夏娃”(提摩太前书2:13)。很难想象保罗还可以怎样比这更清楚地传达他将创世记第二章视为历史事实。在另一处,保罗按照字面的意思肯定了创造的顺序:

起初,男人不是由女人而出,女人乃是由男人而出。并且男人不是为女人造的,女人乃是为男人造的。……然而照主的安排,女人不是独立于男人,男人也不是独立于女人,因为女人原是由男人而出,男人也是由女人而出;但万有都是出乎神。(哥林多前书11:8-12)。

这段经文似乎指向了创世记3章20节“亚当给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为她是众生之母”。也就是说,虽然第一个女人来自第一个男人,但随后所有男人都从女性而生。男人和女人都来自上帝——按照祂的形象和样式被造(创世记1:26-28)。

 

【相关文章】

● 不同种族从哪来?

 DNA的衰退——一篇与你息息相关的文章!

● 我们体内自带的密码表明:人类源自一位共同的祖母

● 人类的寿命在不断延长吗?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Leupold, H.C., Exposition of Genesis, 1:81, 1942.

2. Grigg, R., Ignaz Semmelweis: Medical pioneer persecuted for telling the truth,Creation 38(2):52–55, 2016.

3. Medical Discoveries, Chloroform, discoveriesinmedicine.com, accessed 24April 2013.

4. Keil, C.F. and Delitzsch, F., Biblical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1:89, 1857.

5. 参见注释1第135页。

6. 除非特殊创造一些额外等位基因,(但圣经中)没有提及也没有任何根据提出这一点,这也会造成欺骗成分,因为意味着应该有一个不同于历史事实的祖先。

7. Carter, R.W., The non-mythical Adam and Eve! Refuting errors by Francis Collins and BioLogos, creation.com/biologos-adam, 20 August 2011.

8. 卡尔·威兰博士(创刊编辑)对此经验丰富,他在该文对再生肋骨进行了同样的解释:Adam and that ‘missing’ rib, Creation 21(4):46–47; 1999; creation.com/rib.

9. Wieland, C., Reshaping people: Interview with plastic surgeon Dr David Pennington,Creation 22(3):17–19, 2000; creation.com/reshaping-people.

10. 出自David Pennington和Carl Wieland在1999年5月7日的个人通信。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eve-and-modern-genetics.

 
阅读 1196 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