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08 2月 2021 06:39

狡猾的郊狼

原文章名:The wily coyote—dogged by reputation, this coy ‘wolf’ continues to surprise   本文摘自《创造》杂志中文版第40卷第2期

在许多美国印第安人的传说故事中,这种郊狼以贪婪、虚荣、狡猾著称,而且还是个骗子。1、2

狡猾的郊狼James Cumming/123RF

进入美洲中西部大平原的欧洲殖民者初次遇到这种郊狼时,除了把它称为“开拓大西部先驱的象征”以外,对它并没有太好的印象。3 不久它就成为殖民者眼中的“小混混”和“牛羊农场主的血腥祸害”。殖民者看到郊狼,应该是想起了与它长相相似的欧洲狼,因此管郊狼叫丛林狼、草原狼、小狼、管套狼(有时也称之为美国豺狼,它们与欧亚大陆的金豺狼比较相像,只是个头略大)。

马克•吐温笔下的郊狼名声狼藉,在他1886年的著作中称之为“一副身架细长、惹人讨厌而又可怜巴巴的骷髅,披着灰色的狼皮,那条勉强还看得过去的毛松松的尾巴,却永远带着丧家之犬的倒霉相,向下垂着,眼睛又狡猾又邪恶,脸又尖又长,嘴唇向上翘起,露出牙齿,总是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郊狼是‘饥饿’活生生的化身,它永远吃不饱。”4

 

土狼甚至在巴拿马运河的南部都曾见过

 

马克•吐温形象生动的描述启发了动画家查克•琼斯(Chuck Jones),他在1948年由华纳兄弟公司制作的动画片《郊狼威尔》中以郊狼为原型设计了威尔这个角色,威尔长得像狗,邪恶而狡猾,总是捕不到猎物,也追不上走鹃跑路鸟。现实中的郊狼奔跑的时速可达69公里(43英里),很容易追上时速不足32公里(20英里)的走鹃。5六十五年后,《电视指南》(TV Guide)评威尔郊狼为电视上60个最丑恶的反派角色之一。

因为这种对郊狼的负面宣传,也难怪郊狼遭人类大力捕杀、狩猎和下毒,每年有成千上万的郊狼被杀,它们的数量还是增加了。一位研究人员称:“捕杀郊狼就如除草一样,只会促使它们更快地生长。”确实,郊狼活动的范围现在激增,已经扩展到西部草原和沙漠地带以外的地方。郊狼的栖息地包括森林、冻土地带、山地和海岸、野外和城市。洛杉矶和其他西海岸城市的人不时就会遭到郊狼攻击,有时甚至丧命。在过去的90年左右,郊狼迅速入侵了整个美国东北部,包括纽约市郊区(为了与传统的“西部郊狼”区分开来,在东部的郊狼也被称为“东部郊狼”)。最近在巴拿马运河附近也首次出现了郊狼。


名副其实的“狡猾”郊狼

狡猾是郊狼的生存之道。野生动物学家劳拉•皮博士(Dr Laura Pugh)在调查郊狼在阿拉斯加的数量时把郊狼喻为一个“神出鬼没的物种”。3 她说郊狼的警惕性非常高,她给郊狼设的陷阱要先用水煮,去除人体的味道,而且只能戴手套处理,然后藏起来,擦去所有人为的脚印。然而,即便这样,她一般也只能捕捉到最小和最没经验的幼狼。

actionsports/123RF
郊狼在月光下吼叫郊狼在月光下那低沉的吼叫——可能是一只离群的郊狼呼唤它的群体,因为有时会听到多只郊狼‘群吼’作为回应。

史丹利•格尔特博士(Stanley Gehrt)一开始估计芝加哥城市的郊狼大概有100只,然而经过10来年的无线电跟踪,他现在保守估计那里大约有2000只郊狼,全部偷偷地生活在公众视线之外的郊区。3

郊狼的食物选择很多,捕食手段高明,这也是它们生存下来的关键。它的猎物包括北美野牛、驯鹿、猪、山羊、兔子、啮齿动物、鸟、松鼠、青蛙、蜥蜴、蛇、鱼、甲壳类动物和昆虫,还有蛋类。曾经有人看到郊狼在一夜之间捣毁好几个加拿大鹅窝,巧妙地将还未被吃掉的鹅蛋集中埋藏起来以作备用。3郊狼能够单独狩猎,也会在必要时成群结队,团队狩猎。郊狼只有在群体出动时才能成功狩猎驯鹿。它们会轮流追逐一只驯鹿直到它体力耗尽,或者把它赶到一群埋伏进攻的郊狼中间。6 郊狼成群时,会有很多不同的叫声,似乎是用于沟通。它的拉丁文学名中就反映了这一特征,Canis latrans意思是“咆哮的狗”。

有时郊狼甚至会与其他(非犬齿类)动物,如美洲獾(Taxidea taxus )组队捕食。7 当美洲獾挖一条通往地松鼠藏身地穴的通道时,郊狼会在洞出口处埋伏,等着可怜的猎物企图从洞口逃脱时逮住它,把它杀死。然后这两个“犯罪同伙”——‘狡猾的郊狼’和‘坏’獾——会共享这一美物。这种狩猎伙伴关系可以长期维持。在怀俄明州的研究人员发现了同样的郊狼和美洲獾同伙捕猎穴居动物的情形。3

让郊狼成功生存下来的不仅是它的猎食手段,它还是食腐动物,甚至会吃其它郊狼的尸体。令人惊奇的是,它们的不仅食肉,而且还吃莓果、核果、苹果、西瓜、仙人掌、墨西哥柿子、柿子、豆类、花生、萝卜和青草——这是郊狼的祖先在堕落之前的世界的指征,就是只吃“青草作食物”(创世记1:30)。所以它们食草的一面不应该让人感到惊讶,特别是因为当今还存在100%素食的狗(这是“伊甸的回音”吗?)。8、9 郊狼其实就是“狗”,一只披着狼皮的狗。


“狗的基因汤”

2010年,两组不同的研究人员发表了关于基因的研究,结果显示东部郊狼原来是郊狼和狼的杂种(这一点可以解释为什么它们比西部郊狼要大些,却还没有狼那么大)10、11、12。由美国国家公园管理局的约拿单•威博士(Jonathan Way)带领的研究团队将它们称之为狼类郊狼(coywolves),被媒体积极播报。13、14 北卡罗莱纳州立大学的罗兰•凯博士(Roland Kays)带领的团队颇有微词,他们辩称“狼类土狼”的名词不应该被用于东部郊狼,因为它不是一个新物种。15 进一步的研究显示东部土狼有着和家犬一样的DNA(这种杂交配种解释了东部郊狼身上不同的毛色)16。两队研究人员争论的焦点似乎更多地围绕着对“物种”的定义,对于旁观者来说,简直是一头雾水。《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总结得很好:

“一个主要的问题就是,所有在‘犬’这个种类里面的物种都能够成功地杂交,包括郊狼。换句话说,郊狼(……Canis latrans……)和家犬(Canis familiaris)和各个种类的狼,从红狼到东部土狼到灰狼(Canis lupus),都可以杂交繁殖出完全健康的小狼狗”。怪不得,这些物种之间杂交形成的一团混杂基因,被一些研究人员戏称为“汤犬”(Canis soupus)。3

《经济学人》也发表了一篇类似的报道:

对一个物种的通常界定标准是种群中的生物不会和种群之外的生物杂交。既然狼类郊狼可以不断地与狗和狼交配,按定义,狼类郊狼不算是一个物种。但根据狼类郊狼的由来,狼和郊狼也不应该被视为不同的物种,然而,这远远未触及家犬是否是一个物种或只是一种异形狼的问题。12

这一切都指向创造论者长期以来所持守的真理,即今天所有犬类的不同物种实际上是圣经中被造的一“类”(创世记1:24-25),从挪亚方舟上下来的一对犬类。所以,挪亚不需要为郊狼、矮脚狗、澳洲野狗、斑点狗、财狼和狼提供空间,他只需要两只“狗”(创世记6:19-20)。


自然选择不是进化

据凯博士的说法,我们在见证“狼狗类郊狼的进化”15

进化论的第一个要求是变异,进化论的第一个要求是变异,而两个物种的基因混杂产生一系列新的变异可供进化发生作用。…… 在这些混杂的基因中,有些将比其他存活得更好——这便是自然选择。掺杂一点狼基因的郊狼更大些,或许能更好地猎捕鹿……有些郊狼的奇怪的毛色或毛类很可能就是狗基因起作用的最明显的迹象……有些基因有利于某一种动物生存和繁殖,有些基因则会使它们被淘汰。自然选择还在奏效,而我们正在见证一种新的郊狼物种的进化……15

然而,这个从存在的混杂基因(注意,不是新的基因)而来的“进化”甚至不能达到凯博士对于新物种的标准,17更谈不上进化论者所说的从自由原始的“细胞”最终进化到一只郊狼所需的新基因信息。进化论者通常会引入突变作为一个潜在的新基因信息来源,然而事实上,这无济于事18、19 而且也不在讨论的话题范围之内。所以,试问:一个强调种群基因的死亡过程(即一个生物没有将基因传递给下一代就死去)能够产生强调的基因信息?要留意诱导转向法:自然选择不是进化。

©iStockphoto.com / mlharing土狼宝宝
到了春天,母郊狼就会筑巢,经过63天左右的孕育期后,母狼生下3到12只小狼。在郊狼较多的地方,每窝的幼仔会较少。


死亡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而是一个问题

进化论将死亡看作生命的一个自然过程,而且试图错误地用死亡解释郊狼是怎样在漫长历史中进化而来。与此相反,本文开头提到的美国土著的传说认为死亡在郊狼出现之后。纳瓦霍人(Navajo)和迈杜人(Maidu)的原始故事或“创造神话”视狡猾的郊狼为世界上死亡、痛苦和劳苦的起源。1、2、20在那之前,“所有的果子很容易就可以得到,也没有人生病和死去”。

机智的圣经读者将注意到这里与创世记的相似之处,特别是将死亡看作一个入侵现象,一个问题。然而,这个骗子的身份似乎晦暗不明,这在口头传说与代代相传的记载中常有发生。21、22其实,圣经说:“那条被称为魔鬼和撒旦的古蛇,全世界的欺骗者”迷惑了夏娃(创世记3:13、哥林多后书11:3、启示录12:9),并致使亚当犯了罪,也导致劳苦、痛苦和死亡进入了世界(创世记3:6、11-12、17-19、罗马书5:12)。感恩的是,圣经也提到了所有这些问题的(唯一的!)解决办法——耶稣基督。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Cooper, G., Coyote in Navajo religion and cosmology, The Canadian Journal of Native Studies 7(2):181–193, 1987.

2. Beckman, T., Maidu and other origin stories from central California, pages.hmc.edu, 1998.

3. Yoon, C., Mysteries that howl and hunt, nytimes.com, 27 September 2010.

4. 马克•吐温的《苦行记》中对郊狼的描述。Roughing It, 1886, coyotetale.net, 4 March 2008.

5. What’s it like to be an animal?, speedofanimals.com, acc. 22 Dec 2017.

6. Bradford, A., Coyote facts, livescience.com, 25 September 2015.

7. Howard, J., The American badger, Creation35(4):28–31, 2013; creation.com/badger.

8. Oard, M., What caused the Ice Age? Creation 36(3):52–55, 2014; creation.com/ice-age-cause.

5. What’s it like to be an animal?, speedofanimals.com, acc. 22 Dec 2017.

6. Bradford, A., Coyote facts, livescience.com, 25 September 2015.

7. Howard, J., The American badger, Creation35(4):28–31, 2013; creation.com/badger.

8. Vegan dog, Creation 25(2):7, 2003; creation.com/vegan-dog.

9. Catchpoole, D., The Australian dingo, Creation 27(2):10–15, 2005; creation.com/dingo.

10. Kays, R., Curtis, A., and Kirchman, J., Rapid adaptive evolution of northeastern coyotes via hybridization with wolves, Biology Letters 6(1):89–93, 2010 | doi (23 September 2009):10.1098/rsbl.2009.0575.

11. Way, J., and 3 others, Genetic characterisation of eastern ‘coyotes’ in eastern Massachusetts, Northeastern Naturalist 17(2):189–204, 2010.

12. Way, J., Taxonomic implications of morphological and genetic differences in northeastern coyotes (coywolves) (Canis latrans × C. lycaon), western coyotes (C. latrans), and eastern wolves (C. lycaon or C. lupus lycaon), Canadian Field-Naturalist 127(1):1–16, 2013.

13. Greater than the sum of its parts, The Economist, economist.com, October 2015.

14. Coywolves: hybrid reveals clues about dog kind, Creation 38(2):10, 2016; creation.com/coywolves.

15. Kays, R., Yes, eastern coyotes are hybrids, but the ‘coywolf’ is not a thing, theconversation.com, 13 November 2015.

16. vonHoldt, B., and 18 others (including Kays, R.), A genome-wide perspective on the evolutionary history of enigmatic wolf-like canids, genome.org, 2011.

17. 如果这么定名,也不会对创造论构成问题,参见:creation.com/ speciation.

18. Catchpoole, D., The 3 Rs of evolution: Rearrange, Remove, Ruin—in other words, no evolution!: The genetic changes observed in living things today could not have turned bacteria into basset hounds—ever, Creation35(2):47–49, 2013; creation.com/3rs.

19. Cosner, L., ‘Parade of mutants’—pedigree dogs and artificial selection, Creation32(3):28–32, 2010; creation.com/pedigree.

20. The Creation—a Maidu legend, firstpeople.us, acc. 7 December 2017.

21. 迈杜人的传说也提到了洪水(参加创世记第六到第九章),也提到了原初人类都讲同一个语言,后来语言被变乱了(参加创世记第10章、第11章)。

22. Cosner, L., Why did God give us a book? Creation 37(4):16–17, 2015; creation. com/why-book. 

    

本文原英文链接见:https://creation.com/coyote.

 
阅读 301 次数

© 2021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