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 09 9月 2020 05:48

蛋白石化石与伪化石

原文章名:Opalized fossils and pseudo-fossils

蛋白石是一种绚丽夺目的宝石,在澳大利亚国家蛋白石收藏网站的这句无可争议的评语之后,紧接着就是下面的文字:


图1:在伦恩·克拉姆的丛林实验室其中一 颗在数周内生成的蛋白石。

它也是一把探索澳大利亚神秘历史的炫彩钥匙,因为在澳大利亚出产蛋白石的地层中,也同样埋藏了恐龙和其它古怪生物的化石,它们生活在白垩纪早期,距今有 1.1 亿年。1

 白垩纪早期据说距今有大概 1亿年到 1.46 亿年。保存在岩石中的生物化石、遗骸或者印记有时候会形成蛋白石成分。这个过程是指化石中的细孔和有机分子之间的空隙被蛋白石成分填满(要么是五彩缤纷的蛋白石把化石变成一颗真正的宝石,要么是更加常见的 ‘ 劣质蛋白石 ’)。

蛋白石甚至能完全取代原来的生物组织。人们发现牙齿、骨头、外壳和松果都能变成美丽的蛋白化物质,成为坚硬的蛋白石。澳大利亚盛产蛋白石,大部分产于广为人知的库伯佩迪(Coober Pedy)和闪电岭(Lightning Ridge)。2 澳大利亚大部分城市都卖这种石头。

创造论者Len Cram博士获得博士学位。一位世俗大学的科学家在他的灌木丛实验室中证明,乳白色的颜色仅在正确的简单成分在水中的“混合”后几周内就会出现。

跟其他宝石不同的是,蛋白石实际上并非矿物,因为它没有晶体结构。它是由非晶质二氧化硅的细微小球,紧密堆积,有序排列而成。蛋白石的颜色具有结构性,通过光线衍射而产生(光线在障碍物周围弯曲,弯曲的程度取决于光线的波长)。但是蛋白石是怎样形成的呢?这并不神秘,相信创造论的地质学家安德鲁 · 斯内林 (Andrew Snelling) 提出过这样的解释:

……蛋白石都是由普通物质组成。溶有二氧化硅(与窗用玻璃的成分类似)的地面水据说能渗透穿过沙和砂砾石的地层,二氧化硅粒子在裂缝中慢慢沉积下来。后来水分不断蒸发,二氧化硅粒子就‘ 粘合 ’ 起来,最终形成蛋白石。光线在二氧化硅周围弯曲产生出各种闪烁的颜色。3

许多人认为这一形成过程需要几百万年。但是,斯内林发表在《创造》杂志上的文章提到,创造论者伦恩 · 克拉姆(Len Cram)博士在他丛林实验室展示了只要在水中把简单物质进行正确 ‘ 混合 ’,蛋白石形态就能在数周内出现,他也因此在一所非主内大学获得了博士学位。这也表明了此时二氧化硅已经形成了珍贵蛋白石中那种球状特征的有序排列。(克拉姆博士认为,二氧化硅粒子粘合起来形成一颗稳定的、不会因风干而爆裂的宝石所花费的时间可能需要几十年;爆裂会偶然出现在某些刚刚开采出来的蛋白石。)


图2:一块乳白化的箭石化石 。

澳大利亚是唯一一个发现动物蛋白石化石的国家。4 《创造》杂志的文章继续写道:或许近年最有名的例子是 ‘ 艾力克 ’ 上龙(一种海洋爬行动物),它是一个由澳大利亚悉尼博物馆发起,备受瞩目的公众资金募集项目,目的是为了从库伯佩迪矿工购买这些他在 1987 年发现的蛋白石化骨头。‘ 艾力克 ’ 据说距今已经有大概 1 亿年。在大多数人的认识中,这点并不奇怪,因为这些宣称的时间尺度和普世的看法和教导都认为地质过程一直是缓慢和渐进的,蛋白石 ‘ 必须 ’ 经历漫长时间才能在地层中形成。3

国家蛋白石收藏网站写道:“ 蛋白化石是珍贵且稀有的……在澳大利亚更是如此,因为能找到跟恐龙同一时期的任何一种化石都实属罕见。”1

但是伦恩 · 克拉姆博士在数周内(参看图表 1)制造出来的蛋白石与开采自闪电岭具有宝石品质的蛋白石相比,很难辨认两者在微观上(显微镜下)的差异。所以没有理由认为那些据称是跟恐龙同一时代的化石中的乳白化现象能够为万古千年的深时提供证据。    

 

菠萝与坚果
——乳白化的非化石物质

右图展示了罕见的 ‘ 乳白化菠萝 ’,它也出现在正文谈到的那家卖箭石的商店。尽管看上去与菠萝相似,但它绝对不是一个菠萝。这样的 ‘ 菠萝 ’ 不是化石,而是一种伪化石。原本的晶体物质被蛋白石取代后,导致出现了一堆原始矿物,使其出现与众不同的外形。

人们现在知道这样一种早期物质叫做假晶。在这个例子中,原始物质是六水方解石(CaCO3·6H2O),之后它先被方解石(CaCO3)取代。1 但是六水方解石只有在接近冰点的条件下才会结晶。2 世俗的解释是这些乳白化的 ‘ 菠萝 ’ 源自过去的一段冰河时期。但是我们的研究反复表明,能让全球进入冰河时期的唯一条件是发生在挪亚时代的普世大洪水之后。3 所以这种蛋白石的特例也无需经历几百万年才能出现。

下图展示的样品也是出现在同一家商店,是一种罕见的约瓦赫果,它是以西昆士兰内地小镇约瓦赫(Yowah,当地人口只有142人)来命名。这个小镇也因出产普通蛋白石和这种特殊另类的蛋白石而闻名。

在铁矿石凝固物的中央空洞被蛋白石填充后,这种特殊的蛋白石才能形成。其中没有坚果,也没有任何生物。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White Cliffs Opal, whitecliffsopal.com, accessed 24 February 2016.

2. Ref. 1, see ‘Opal Pineapple’ under heading ‘Opalised fossils and pecimens’.

3. What about the Ice Age? Chapter 16 in Batten, D., (Ed.), 参见《创世答问》唐·巴顿等著,第16章“冰河时期有怎么样呢?”   

    

蛋白石化的箭石化石

最近在阿德莱德(澳大利亚南部城市)的一家蛋白石商店,我拍 了几张乳白化石的照片,包括在图 2 中那种美丽的乳白箭石。

一位圣经研究者认为,这样的发现本身就是过去全球灾难的证据,该灾难掩埋了众多生物,然后化石化了。

箭石和菊石一样,也是一种已 经灭绝的头足类动物,箭石的种群 包括了今天还活着 的章鱼、墨鱼、 鱿鱼和鹦鹉螺目软体动物。箭石的 实际形态跟现代鱿鱼非常相似,其 内骨骼中厚重坚硬的后部(喙)是 整个种群中能保存下来的最常见部位。

蛋白石矿物中的含水量达到 20%。生物死亡并石化的现象与周 边存在大量的水是有明显关系的, 特别是现在我们知道蛋白石可以在 很短的时间内发生,并不需要几 百万年。对于用圣经世界观思考的 人来说,这一发现指向过去全球大 洪灾将大量生物掩埋,随后变成化 石就是一个明证。其中有 95% 的化石, 就像这种箭石,都是属于海洋生物。

这些美丽生物样品在诉说着世 界曾经经历过一次猛烈的剧变,大多数蛋白石也是如此。伦恩 · 克拉 姆的实验说明在澳大利亚沉积层发现的大量珍贵的蛋白石是需要大量 的水和硅酸盐溶液才能形成。这两个条件在创世记大洪水期间很容易 实现,然而大多数佩戴这些精美宝 石的人对其起源却一无所知。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National Opal Collection, nationalopal.com, accessed 24 February 2016.

2. The Mineral Opal, minerals.net, accessed 24 February 2016.

3. Snelling, A., Creating opals: Opals in months—not millions of years! Creation 17(1):14–17, December 1994; creation.com/creating-opals.

4. Animal Species: Umoonasaurus demoscyllus, australianmuseum.net.au, accessed 24 February 2016.

 

 

原文章名:Opalized fossils and pseudo-fossils

原文见:国际创造论事工https://creation.com/opalised-fossils-or-pseudofossils

 

阅读 80 次数

© 2020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