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02 4月 2020 06:46

创造论者是“骗子”?

地质学家唐纳德·普罗瑟罗因创造论者不同意他的进化论观点表示不满。

 

一些进化论者在专业的科学辩论中所持的态度让我觉得很有意思。因创造论科学家不同意他们带有偏见的、主观的、无事实根据的观点,他们就发脾气,称我们是骗子。

地质学家唐纳德·普罗瑟罗(Donald Prothero)最近在《新科学家》(New Scientist)发表了一篇长篇大论,题为《进化:环节缺失?》。1我喜欢这个标题。英国《每日电讯报》(Telegraph )报道了他的文章并评论说:“创造论者‘兜售关于化石记录的谎言’”2

照片取自维基百科
图1. 达尔文的第一幅进化论草图看起来像一棵分支繁密的小灌木。

谎言?创造论者真的在撒谎吗?

不!

普罗瑟罗只是对我们不同意他的观点表示不满。他很恼火,甚至这样描述创造论者:“他们最重要的策略就是扭曲或忽略进化论的证据;他们最喜欢撒的谎就是‘没有过渡化石’。”3

最喜欢撒的谎——这就是说他认为创造论者撒了很多谎。这则控告可不轻啊。因为《圣经》是我们要捍卫的对象,而他的控告意味着无数基督徒都否定了《圣经》的道德标准。

但事实是创造论者不能为进化论者提出的“论点”所信服。如果这些“论点”不能令人信服,我们也无能为力。他对此不满,我表示遗憾。他最好是能去听听创造论者说了些什么(而不是他认为他们在说什么),再去了解他们对所谓支持进化论的证据所提出的质疑。我认为这甚至有助于他的研究。但他一定是很恼火、很情绪化,所以称我们是骗子。

普罗瑟罗在《新科学家》的文章是这样开头的:

“当查尔斯·达尔文在1859年发表《物种起源》时,化石记录中只有相对较少的证据可以证明进化过程。达尔文花了两章的篇幅为化石记录的缺乏表示道歉,但他预言化石记录最终会支持他的观点。”

是的,这里没什么争议。创造论者同意普罗瑟罗的观点,只是我不会称之为“相对较少的证据”,而是“没有证据”。达尔文称其为“反对进化论的最明显、最有力的理由”。4

普罗瑟罗在这里表明的是,即使在地质记录中找不到证据,人们也接受了达尔文的理论。达尔文其实是在说:“相信我!我有一个伟大的理论,不幸的是我没有化石证据。但别担心,我们会找到证据的。”

照片取自: Diagram by Kevin Padian and GeoTimes
图2:从鱼到陆地动物的进化分支图给人一种祖裔关系已经被确定的错觉

普罗瑟罗继续说道:“达尔文惋惜的是‘过渡’化石的缺失——那些介于两大种群之间、具有生理结构特征的化石。在当时,这些化石被认为是(从低等珊瑚到鸟和哺乳类等高等生物,再到人,最终到神的)“伟大生命链”中的“缺失的环节”。5

达尔文惋惜的当然是过渡化石的缺失,他对这些化石的期望是合理的。根据他的理论,他预计会有分级细化的有机链条,但实际上找不到它们。令进化论者强烈不满的是,创造论者几十年来一直在强调化石证据不足的问题。

普罗瑟罗继续说:“我们现在知道这是一种误解。”

我们要警惕,当一个进化论者说:“我们现在知道……”你可以确定他现在意识到证据并不符合他的理论。这种说法意味着他要改写他的故事,这样他就可以坚持他的理论,尽管事实与之矛盾。普罗瑟罗还说:“生命并不是从‘低’到‘高’的阶梯性进化,而是许多线系分支同时共存的小灌木。”

听起来有点绕。事实上,达尔文从一开始就有一个繁杂的小灌木式的分支概念,而他著作(第一版)中的唯一一幅图示正说明了普罗瑟罗的描述:“许多线系分支同时共存”6。在他的《物种演变第一手册》(First Notebook on Transmutation of Species,1837)中,达尔文的第一幅进化树草图(见图1)也类似一棵枝节繁多的小灌木。

普罗瑟罗又说:“例如,猿类和人类在七百万年前从一个共同的祖先分化出来,而且两个线系仍然存在。”  

那么,两个线系仍活在地上,但共同的祖先却不在了。换句话说,无论是化石还是活物,都没有证据可以证明这个共同祖先的存在。那么普罗瑟罗怎么知道有一个共同的祖先呢?因为,在他看来,进化是一个事实。

“因此,‘缺失环节’的概念是一种误导。过渡形态不必是一个直接将一个种群的生物连接到另一个种群的完美的半成品。它只需要记录一个线系从另一个线系分离出来时在哪些方面发生了进化。”

有趣的是,进化论者如何发现一种无需中间形式证据即可保存其理论的技术。

进化论者发现了一种方法,以至无需中间过渡形态的证据还能保住他们的理论,这真有意思。他们是怎么做到的呢?其中一个方法就是进化分支图。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古生物博物馆馆长凯文·帕迪安(Kevin Padian)在《地球时报》(Geotimes)的一篇题为《改进进化论教育》(Improving Evolution Education7的文章中阐述了这一方法。他在文中用一个图示说明了“四足动物的起源”(见图2),表现了鱼类和陆地动物之间的过渡形态。注意这个图示和树枝的相似之处,它和达尔文早期的草图没有明显的不同。

帕迪安说:“在距今3.85亿年到3.6亿年之间,肉鳍脊椎动物进化出四条腿,最终能够在陆地上行走。这一过渡的过程记录在化石中,图中的化石。许多其它层面的证据,包括地层学、比较解剖学和现代生物之间的基因对比,都支持这一假设。”

比如,按照族系交叉,活的四足动物和图拉螈化石出自共同祖先,但是有没有证据支持呢?

我很高兴他使用了“假设”这个词。但他提出的进化分支图并没有建立种系发生(祖裔)关系。它只是按照事物的相似性进行编排。请注意,这幅进化分支图展示了按顺序排列的九种动物。注意这些动物是用黑色实线连在一起的,给人一种这些种群是从共同的祖先进化而来的印象。这就像树枝。图示上的线系交点显示有8个共同的祖先。

那么,这幅图示是否就说明进化是帕迪安所谓的事实?我们来看看“证据”。是否有证据表明这幅进化分支图顶端的那些动物存在呢?是的,很多。我们有许多辅鳍鱼、肺鱼和四足动物的例子,以及图中其他动物的化石证据,比如提塔利克鱼。因此,证据是存在的,并且处在进化分支图的末端,或树枝的末梢。

我们是否有证据支撑图示线系交叉显示的共同祖先?比如,根据线系交叉的要求,我们是否有四足动物和化石图尔佩顿出自共同祖先的证据?不,我们没有。那么其他线系交叉的地方呢,我们有那些共同祖先的例子吗?不,一个也没有。

扭曲和无视进化的证据?

过渡形态的例子?

在普罗瑟罗说创造论者撒谎的文章中的配图引我发笑。我喜欢在《新科学家》网站上的这幅文章导览图。9《新科学家》的解说是:“缺失的环节?地质学家普罗瑟罗称有关化石记录缺失的报道被肆意夸大了。”我特别喜欢这个画家把动物画成一半在水中一半在陆地上的样子。它很好地表达了过渡形态的概念,你不觉得吗?

新科学家

《新科学家》封面上的插图非常逗笑。封面上写着“惊人的缺失环节”。10我同意画家的插图很引人注目,滑稽地表现了一种过渡形态。我很想知道他们还发现了什么。
也许为《电讯报》(Telegraph)绘制人类进化插图的画家提供了最令人信服的证据。你觉得呢?《电讯报》的文字说明是:“猿类和人类在700万年前分支于一个共同的祖先,两个线系仍然存在。”我不知道这幅水彩画的意指是严肃的呢,还是滑稽的呢。

telegraph.co.uk

所以帕迪安在他的进化分支图中所做的就是,根据各种不同的特征将动物、化石和生物排列成一个序列。在他看来,这幅图示证明了进化是一个事实,但他在画这幅图示之前就已经相信了。对创造论者来说,这幅图示并没有说明这些动物是否有共同祖先。

而这正是普罗瑟罗所恼火的,因为创造论者不接受他们提出的支持进化论的观点。

想一想,我们可以把进化论分支图的方法用在餐具上。我们可以把刀、叉、勺子,等等安排在一个分支图里,使之看上去很有说服力。但这并不能证明勺子和叉子有共同的祖先。我们可以把分支图应用在交通工具上,如自行车、摩托车、汽车、卡车和半挂车。用进化分支图去组织这些对象可以得到很好的结果。但这并不意味着自行车和摩托车都是同一个祖先的后代。

正如创造论者沃尔特·雷米(Walter ReMine)在他的著作《生物信息》(The Biotic Message)中所说的那样,进化分支图给人一种“种系发生(系谱图)”的错觉,但这实际上是不存在的。

“树形结构的图像,如进化分支图和表征图(phenograms),创造了错觉。这些被认为是进化的证据,但它们并不能确定任何祖裔关系。”8

普罗瑟罗似乎很气恼,因为他认为创造论者“歪曲事实,无视证据”。我想跟他温和地解释,我们没有这样做。我们只是不相信像进化分支图这样的图示。如果这令他气恼,我表示遗憾。但我们不同意他的观点。我们期望进化论者愿意敞开讨论这些“观点”和“论点”,而不是辱骂我们。

我们是由一位智慧的存在创造的,还是单纯客观物质过程的产物,这是一个感性的问题。这对个人的意义和影响,无论是今生还是来世,都是巨大的。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Prothero, D., Evolution: What missing link? New Scientist Issue 2645, 27 February 2008. Return to text.

[2] Cockcroft, L., Creationists ‘peddle lies about fossil record’, telegraph.co.uk, 28 February 2008. Return to text.

[3] 我们不赞同论证“不存在任何过渡生物形态”(参见:创造论者不应该使用的论点 Arguments we think creationists should not use)。虽然存在一些高度存疑的“候选”,但是为了避免被人钻空子,这么说会更好:“达尔文预测人们会在化石记录中发现不计其数的过渡物种化石,但经过了140年,被发现的不过是屈指可数甚至饱受争议的例子。”

[4] Darwin, C., On the imperfection of the geological record, Chapter X, The Origin of the Species, J.M. Dent & Sons, London, pp. 292-293, 1971.

[5] 读者可能会被普罗瑟罗误导,以神为终点的“伟大生命链”是源自古希腊思想的一种前进化论观念,可能为达尔文进化论奠定了基础,但是哪怕没有,从一种物种逐渐变成另一个物种的过程也必须要求存在一条动物链,其中物种间的动物要同时拥有两个物种的生理结构特征。举例来说,(按该理论)一种爬行动物变成鸟类需要漫长的时间,上肢不可能瞬间变成翅膀,而是经过许多代的逐渐变化形成的。因此,曾经应该存在大量带有“过渡”特征的动物,它们死后也就应该和终端形态(已成形的物种)有着同样的几率以化石保存下来。

[6] 达尔文收稿的复制darwin-online.org.uk.

[7] Padian, K., Improving evolution education, GeoTimes 53(2):59, Feb 2008. 一种提升进化论教育的方法就是求实,而不是像美国国家科学院最近在它们的出版物《科学、进化论和创造论》一书中所做的。

[8] ReMine, W.J., The Biotic Message, St Paul Science, Saint Paul, MS, p. 277, 1993.

[9] 这张文章导览趣图在newscientist.com网站上只出现了几天。

[10] NewScientist Issue 2645, 1 March 2008.

 

 

 

 

本文经国际创造事工(Creation Ministries International)授权转载,原文请参照:https://creation.com/creationists-are-liars

 

阅读 372 次数

文章分类列表

© 2020 www.chuangzaolu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Designed By 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