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是科学

18 四 2019

教授进化论的老师经常含糊其辞地向毫无疑心的学生灌输广义进化论(general theory of evolution 缩写:GTE)。

这不是科学

反对创造论的人,比如无神论者,通常反驳说创造论属于宗教信仰,而进化论才是科学。为了辩护这一点,他们会引用一系列标准来定义“好的科学理论”。一个普遍的标准是,现代的大部分执业科学家必须承认其为有效的科学。另一个定义科学的标准是,一种理论所作的预测能够被验证。进化论者通常声称,进化论所作的许多预测都已被证实是正确的。他们会引用细菌对抗生素耐药性之类的说法作为进化论的某种“预测”,并质疑创造论理论模型的预测能力。因为,他们说,创造论不符合他们对“科学”的定义,因此它是“宗教信仰”,并且(意味着)是可以被忽略的。

什么是科学?

许多对“科学”的定义都是循环论证。当代科学家承认的理论才是可接受的,这个观点基本上把科学定义为“科学家所做的事情”!根据这一定义,如果得到了“当代科学家”的承认,经济学理论也算进入科学理论了。

关于生命的哲学并非源于数据,相反是哲学被运用到数据中并以此来解释数据。

在许多情况下,这些所谓的科学定义明显是自我辩护和相互矛盾的。不少进化论倡导者说创造论不是科学,因为创造论被认为是不可验证的。在同一段文字中,他们紧接着说:“科学家仔细研究了创造论科学的主张,发现诸如年轻地球和全球洪水这样的概念与证据是不相符的。”但如果创造论是“不可验证的”,显然不能对创造论进行研究(验证)以发现是错的!

“科学”的定义在20世纪一直困扰着科学哲学家们。培根被认为是科学方法的创始人,他的方法简单明了:观察→归纳→假设→用实验验证假设→证据/反证→知识。

当然,这个以及整个现代科学的方法都取决于两个主要的假设:因果关系[1]和归纳[2]。哲学家休谟(Hume)明确指出人们是凭着“盲目的信心”(罗素语)相信这两个假设的。康德和怀特黑德声称已经解决了休谟的问题,但罗素意识到休谟是对的。事实上,这些假设源于对《圣经》中的造物主的信仰,洛伦·艾斯利(Loren Eiseley)等科学史学家也认识到了这一点。许多科学家在哲学上和神学上是如此无知,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他们思想中存在这些(和其他的)形而上学的假设。就像温水中的青蛙一样,许多人甚至没有注意到,很多被当作科学的“科学”根本上是哲学假设。这是他们世界观的一部分,所以他们甚至没有注意到。而我们国际创造事工则是开门见山地告知我们接受的启示(圣经)。与很多无神论者不同,我们认识到生命的哲学并非源于数据,而是该哲学被运用到数据中并以此来解释数据。

看法和偏见

问题的关键不是“这是科学吗?”毕竟,我们可以通过定义“科学”来排除所有不喜欢的东西,就像很多进化论者今天所做的那样。今天,人们把科学和自然主义相等同:无论证据如何,只有唯物主义的观念才能被接受。著名的进化论者理查德·列沃廷(Richard Lewontin)教授说(重点为原文所加)。

尽管有些科学构想明显荒谬,尽管科学不能实现许多改善人类健康和生活的堂皇承诺,尽管科学界容忍缺乏证据的假说,我们仍然偏向科学这一边。因为我们有一种根深蒂固的信念,一个唯物主义的信念。这并不是说科学方法或制度以某种方式迫使我们接受其对现象世界的唯物论解释。相反,先入为主的唯物论执念,却促成我们建立一种研究方法和一套概念,以得出唯物论的解释。无论这些解释是多么违反直觉的,对于外行人来说多么令人困惑。此外,唯物主义是绝对的,因为我们一步也不能让神踏足门内。”[3]

这种思维多么开放呀!“科学”难道不该凭借证据的指引吗?这就是科学家的(最广意义的)信仰令其盲目的地方。我们个人的世界观会左右我们的认知。无神论古生物学家斯蒂芬·杰·古尔德得出如下坦率的结论:

“我们了解世界的方式强烈地受到社会的成见和偏见的影响,这是每个科学家在解决问题时都要考虑到的。认为“科学方法”是完全理性和客观的,而科学家是逻辑化(和可互换)的机器人,这种模式化思想是自我辩护的神话。” [4]

所以最根本的问题是:“哪个世界观(偏见)是正确的?”因为这可能会决定从数据中得出什么结论。拿生命的起源来说,一个唯物主义者会竭力避免得出生命源于超自然的创造的结论。

科学——创造论者的发明

当然现代科学的奠基人不是唯物主义者,公认的最伟大的科学家艾萨克·牛顿爵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他们并不认为科学就能把一位创造者排除在外,或让创造者变得多余。[参见《现代科学的圣经根源:一个基督徒的世界观,特别是对圣经和亚当的堕落的一个直观的理解,是现代科学崛起的关键》(The biblical roots of modern science: A Christian world view, and in particular a plain understanding of Scripture and Adam’s Fall, was essential for the rise of modern science.)有中文翻译]这个近代的概念被唯物主义者偷偷带进了科学。

唯物主义者把进化论定义为“科学”,而把创造论定义为“宗教信仰”,这样他们就可以忽略创造论了,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加拿大科学哲学家迈克尔·鲁斯(Michael Ruse)也指出,问题不在于进化论是科学、创造论是宗教信仰,因为这样的区分其实并没有根据。这是一个关乎“真理一致性”的问题。[参见:《进化论的宗教本相》( The religious nature of evolution)。]

换句话说,唯物主义者把进化论定义为“科学”,而把进化论定义为“宗教信仰”,这样他们就可以忽略创造论了,这是不符合逻辑的。

有效的区分

然而,我们可以在不同类型的科学之间作出有效的区分:起源科学和实验科学。

实验科学涉及发现当今世界事物运作的方式——重复的、可观察到的现象。

这是牛顿、爱因斯坦和普朗克的科学。然而,起源科学研究的是过去的事物——独一的、不可重复的、不可观察的事件。这就是为什么起源科学也可以称为“历史科学”。这是两种科学之间的一个根本区别,尽管两者都称为“科学”,而实验科学确实对起源科学((或历史科学)有一定的影射。实验科学涉及此时此地可重复的实验。起源科学研究的是事物在过去是如何产生的,所以不能在实验中得到验证和观察,除非有人发明了“时光机”回到过去。[5]

实验科学和起源科学或历史科学其实非常不同;你不能对过去的事物做实验,而研究者的世界观极大程度上决定着对数据的解释。

当然,混淆实验科学和起源科学对很多唯物主义者来说是有利的,尽管我相信这种混淆是出于无知。高等院校的科学课程大都不教授科学哲学,当然也不区分实验科学和起源科学。

进化论和创造论都属于起源科学的范畴。两者都受哲学因素的影响。大家面对的都是同样的数据(当前的观察结果),但是他们想出不同的方式(学说)来解释过去发生的事件。请注意,实验科学和进化论之间的区别并不是创造论者的发明。著名的进化论者,如恩斯特·迈尔(Ernst Mayr)和威尔逊( E.O. Wilson)也都承认这一区别。

把历史科学不加区分地当作“科学”无疑使现代对科学的定义更加混乱。这也解释了古尔德在上文的说法。作为古生物学家,他会希望他自己的历史科学和实验科学之间没有区别。古尔德正确地看到了预设在古生物学中至高无上的重要性,所有科学领域的情况都一样。事实并非如此,尽管有一些预设在实验科学中起着重要作用。[6]

你相信热水吗?

实验科学对于创造论者来说根本不成问题,因为实验科学跟着证据走。无论你是基督徒、伊斯兰教徒、印度教徒还是无神论者,纯净水在海平面的沸点都是100°C。当然,真正的印度教徒可能仍然认为这是一种幻觉,接受后现代主义的无神论者赞同“真理”是一种幻觉的说法。相反,起源科学就受哲学/世界观的影响。一个人的信仰体系根本上决定了他接受什么样的学说。如果大多数起源科学研究者的信仰体系(唯物主义)都是错误的,那么他们认为可接受的学说也将是错误的。因此,大多数“当代科学家”的投票很难说是一个确定各自学说有效的好方法。而起源科学,或者说是历史科学,本质上是讲故事,列沃廷在上文的引述中暗示了这个意思。哈佛大学前校长詹姆斯·科南特(James Conant)有力地指出了问题所在,并对历史科学通常的特点——编造的情景作了严格的评估。[参见《自然主义》一文(Naturalism)。]

证据很重要

我虽然指出,在历史科学中,假设决定着什么学说是可接受的,但我并不是说这仅仅是一个哲学和宗教上的假设问题。这些学说仍然必须以一致的方式对证据作出解释。也就是说,所提供的学说通常要能够经受证据的验证。例如,含煤地质层形成于数百万年前的说法和跨层树化石的证据完全矛盾。这些没有根部的树干化石穿过好几次地层,沉积层在四围不断堆积,它们怎么会在那里埋上数百万年却没有腐烂?很多事实都和进化论相左,《地球的年龄》(Age of the earth)里有101个证据可以证明地球的年龄并没有数十亿年。还有许多生物进化的反证;[参见《给进化论者的15个问题》(15 Questions for evolutionists)。]

含煤地质层形成于数百万年前的说法和跨层树化石的证据完全矛盾。

如果同样的数据可以用两种完全不同的方式来作出合乎逻辑的解释,那么《罗马书》1章就没有理由说万物由上帝所造的事实在自然界中已经彰显,且叫人无可推诿。

我们可以说“真理的一致性”是一个验证的方法;真实的历史记载必会为证据提供一个前后一致(合乎逻辑)的解释。

定义要一致

唯物主义者还改变了进化论的定义来使之符合他们的论证。我们要清楚我们现在讨论的是“广义进化论(GTE)”,它是由进化论者科尔克特(Kerkut)定义的,即“世界上所有生命形式都出自一个单一来源,而它本身出自一种无机形式。”[7]也许是无意地,很多人耍了这个切换定义的花招,暗示细菌的突变证实了“进化”。这丝毫不能证明氢经过数十亿年后变成人类的观点。关键的区别在于,广义进化论不仅要求改变发生,而且要求发生的改变大幅增加生物圈的信息内容。参见对定义的讨论部分有中文译文)。

预测还是事后诸葛亮?

许多进化论者声称,细菌中的突变和抗生素耐药性(实验科学)是对进化论(起源科学)的某种预测。事实上,遗传学(实验科学)是进化论的一个尴尬,这可能是孟德尔的开创性遗传学研究多年来未被承认的一个原因(孟德尔发现的离散基因并不符合达尔文的连续无限变异的观点)。当突变被发现时,就被视为将达尔文主义和实验科学的观察相协调的一个方面——也就成了汇聚了迈尔(Mayr)、霍尔丹(Haldane)、菲舍尔(Fisher)等人思想的“新达尔文主义”。

进化论和创造论各自的预测是怎样的呢?进化论的记录十分令人沮丧,参见《进化论对科学的危害》(How evolution harms science)。另一方面,现代科学是建立在过往创造论者的成就之上的,参见《进化论对科学有多重要?》(How important to science is evolution?)和《创造论科学家的贡献》(Contributions of creationist scientists)。关于现代科学基于创造论作出预测的一个明确例子,见《越过海王星:旅行者II支持创造论》(Beyond Neptune: Voyager II Supports Creation)。

许多进化论的“预测”被证实与观察结果不符,然而进化论还是大行其道。例如,如果进化论是正确的,就会存在数百万的过渡性化石,但这些过渡性化石并不存在,参见《过渡性化石存在吗?》(Are there any Transitional Fossils?)。化石记录呈现的模式和进化论的预测完全相悖,详见文章《缺失的环节》(The links are missing)。进化论者古尔德就这个难题作了详细的论述。

和进化论者的预期相反,生物化学(即实验科学)研究的抗生素耐药性、杀虫剂耐药性等都没有涉及新的复杂遗传信息的起源。事实上,进化论者从未预测过抗生素的耐药性,回看历史,这个现象医学领域的一个意外发现。参见文章《炭疽热和抗生素和进化有关吗?》( Anthrax and antibiotics: Is evolution relevant?

和进化论者的预期相反,育种实验有一定的局限;改变不是无限度的。参考创造遗传学家莱塞特(Lane Lester)的文章。这正符合我们从《创世记》1章中得出的预期,《创世记》1章说上帝创造的生物各从其类繁殖后代。

进化论另一个失败的“预测”是“垃圾DNA”。进化论者一直声称,98%的人类DNA是垃圾,只不过是我们所谓的进化祖先遗留下来的。这阻碍了对DNA功能的发现,目前已知至少80%的DNA是有功用的,可能100%的DNA都是有功用的。参见《令人叹为观止的DNA》( Dazzling DNA

进化论者认为,只要条件合适,一个活细胞就能自发产生(无生源说/自然发生说);创造论者说这是不可能的。实验科学已经推翻了这种进化观念;因此,许多进化论者现在不想再辩论生命起源的问题。很多宣传家声称进化论并不涉足这个问题,但无生源说通常被称为“化学进化论”。参见《生命的起源》(Origin of Life ),可以找到对任何可观察到的进化论现象的许多问题的解释。所有可观的进化论模型的深刻问题都有讨论。

注:把成功预测作为某个理论假设的证明,这被认为是肯定结果的谬论(fallacy of affirming the consequent.)。然而,如果一个预测是假的,这就等于对命题的正是否定。因为很多预测都落了空,所以进化论已经被正式驳倒了。

被证明是伪造但仍不放弃

那么,为什么进化论者坚持他们虚假的理论呢?对很多人来说,这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听过别的说法。对于公开的唯物主义者来说,这是唯一的出路——唯一能解释万物起源的唯物主义学说;这是唯物主义的创造神话。这有点像谚语里的鸵鸟,它把头埋在沙子里,以为它在沙子下面所看到的就是一切。鸵鸟的世界观排除了一切它看为不便的事物。在沙子的黑暗里,所有不能接受的事实都不存在。

面对如此多的反证,进化观的持续存在表明,唯物主义(无神论)的哲学前提被允许凌驾在事实之上。不管证据如何,这种范式都居上,因为世俗主义者将上帝拒之门外。关于进化论错谬论点的总结,请参见《进化论者不应使用的论点》(Arguments evolutionists should not use)。

黑暗中的光

耶稣基督是三位一体的第二个位格,他取了人的样式,作为“世界的光”(约翰福音8:12)[参见《道成肉身:上帝为什么成为人?》(The Incarnation: Why did God become Man?)]来到世界,把上帝的光照进黑暗。最大的黑暗是没有上帝而活着;就像一个进化论者所说的那样,生命就好像是宇宙的一个意外,只是“重组的池塘浮渣”。可悲的是,许多人都被这样的想法欺骗了,我们看到不断升级的青少年自杀、毒品问题、家庭破裂、暴力等可怕的后果。我们多么需要耶稣的光来照亮!上帝会追究我们每个人的责任——我们都理当被定罪。但圣经说,藉着耶稣基督,上帝对所有转向他并谦卑承认自己需要饶恕的人提供了一个免罪的途径。[参考《这就是好消息》(Here’s the Good News)]。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1] 因果关系:所有后果或事件都是由之前能提供充分解释的因由或事件导致的原则。这是一个基本的理性原则。

    [2] 归纳:从有限的观察得出的结论可以广泛地应用在宇宙其他方面。

    [3] Lewontin, R., Billions and billions of demons, The New York Review, January 9, 1997, p. 31

    [4] Gould, S.J., Natural History 103(2):14, 1994.

    [5] 人们可能会反驳道:通过望远镜观察几千光年以外的星体观察的其实是过去,因为你正在观察的是这个星体一千年前的样子。然而,观察结果是那时进入望远镜的光线。你有可能从观察这个几千年前的星体得到的东西,无论多么合理,都仅是一些推论而已。而且不可能进行实验,这需要重复观察原因及其影响。比如说,天文观测如何受制于被预设决定的解释,请参阅:Clear picture—blurry story.

    [6] See Sarfati, J., Why does science work at all? Creation 31(3):12–14, 2009. 这些预设没有争议因为每个参与实验科学的人都默认这些是真的。

    [7] Kerkut, G., Implications of Evolution, Pergamon, Oxford, UK, p. 157, 1960.

 

原文见:https://www.creation.com/its-not-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