露西失宠

07 五 2019

从根本上讲,大多数样本的不完整性意味着重建往往带有极大推测的可能性,这就给进化思维的偏见留下了很大的余地。

现代最出名的人类进化标志可能要被悄悄抛弃了。在过去三十年间,据推测有着320万年历史的南方古猿阿尔法种的标本——人称之“露西”,无论是在杂志、电视节目、书籍、报纸或是博物馆,都被大肆渲染成全人类的祖先。

左侧照片由大卫·蒙顿(David Menton)拍摄,

右侧照片由大卫·格林(David Green)拍摄

然而特拉维夫大学(Tel Aviv University)的人类学家公布的一项研究强烈质疑露西作为人的猿类祖先的身份。1根据仍存活和已灭绝的灵长类颌骨的对比分析,研究人员指出露西和她的同类应处在‘和人类同步进化的分支的开端’。换句话说,从进化论角度看,露西不应被视为人类直接的祖先。露西的陨落让三十年来虚假夸大的宣传破灭,而更符合她身份的是灭绝的非人类生物、其它非人类灵长类的祖先;这与圣经创造论的预测完全一致。

两种起源理论模型对露西的解释

在进化论模型中,露西被人高捧为猿和人之间理想的过渡化石。虽然它的完整度只有40%,但人类学家却推断她完全是一个两足生物,完美融合了似猿又似人的身体结构特征。2

 

从圣经创造论模型看,露西可视为神在约6000年前创造周的第六日创造的古猿类中的一种。根据对骨架的综合分析,露西和其它的南方古猿属可能是树居的类猿生物,像现代还存活的猿一样,它们双足行走能力极其有限。

尘埃落定的最新发现

照片由大卫·蒙顿(David Menton)拍摄

大众观看一尊典型的露西“女猿人”雕塑时,通常会这样说:‘不用说,露西显然正在进化成人类——你看看她的[形似人类的]脚。’但露西这种按进化论的思维复原的脚并不是基于真实的化石。

参考下文‘Ape–woman’ statue misleads public: anatomy professor‘女猿人’雕塑误导大众:解剖学教授

去年,一只非常年幼的南方古猿阿尔法种的古老化石(据称是330万年前的)强有力地证实了创造论者的先见之明——参考“露西的后代”。这个三岁大的古猿有典型的类猿头骨,其舌骨和黑猩猩的几乎相同(完全不具备语言能力),有典型的树居猿的指骨,身上的类大猩猩的肩胛骨通常意味着爬树和指节行走的活动习惯,它内耳的特点证实它基本上是四脚运动型动物。研究人员还要进一步挖掘出这个标本的脚部,但创造论者预测这种灭绝的猿的大脚趾很可能是横向伸出的,其趾骨也很可能类似其它大型猿类特有的弯曲趾骨。

今年的研究进一步证实了创造论者的预测。特拉维夫大学的人类学家认定露西的下颌支不仅出现在南猿粗壮种( Australopithecus robustus)身上,还和大猩猩的非常类似。因此,持进化论的研究人员认为露西不应被视为人类的直接祖先。这是人类进化论领域的典型案例,一块骨骼结构足以推翻持续数年来被大肆渲染的不实报道。

人类进化论版本更替变幻莫测

几十年以来,人宣称露西是人与猿之间无可争议的环节,而现在她正进入其它被遗弃的人类祖先的行列。

毫无疑问,进化人类学家将会用另一个候选者去代替露西作人类的祖先,其形式要么就是近期所谓的‘远古人类’标本,要么就是未来有一个轰动的发现。游戏就是这么玩的。一颗牙齿、一截颌骨或部分头骨就能激起进化论圈子一股股捕风捉影、夸夸其谈的狂潮。杂志、报纸、电视节目、学校教科书和国家博物会让最近的进化‘证据’掀起势不可挡的燎原之势。但过了几年之后,越来越多的证据会浮出水面,而所谓的‘证据’将会销声匿迹。

丘吉尔曾说过:“那些没能吸取历史教训的人必然重蹈覆辙。”简而言之,进化论的圈子会继续一次次重复同样的错误。在过去的一百年间,三个强有力的人类进化论的明星最后“轰然倒塌”:皮尔当人、内布拉斯加人和露西。这个风潮不言自明。大约100年来,在对人类学进行了大量的研究之后,人类起源的进化论理论模型遭遇一次又一次挫败。古猿和人类间没有明显的联系已成定论。科学转变方向的时机到了。

结论

图片提供凯文·齐姆(Kevin Zim)

随着更多南方古猿被人发现,人类学家要坚持它们是人类祖先的进化论思想变得越来越难。参见文章:‘Lucy’——The ‘Lucy Child’—more good news for creationists

基督徒要从脆弱的科学共识中好好吸取教训。今天达成的共识可能会成为明天的脚注。几十年来,尼安德特人被描绘成一只似猿的粗野动物,而现在一个新的结论正在浮出水面。尼安德特人正迅速被当作有高度智慧、功能健全的人类。几十年来,露西被人称为人和猿之间无可争辩的中间环节,而现在她正在加入被遗弃的人类祖先的行列。统一的共识最终被推翻时,那些一次次为当时达成的科学共识奔走游说争的人往往会让自己身处险境。

作为基督徒,我们不要以科学共识来给历史和科学研究下定论。相反,我们要坚信,神所启示的毫无错误的神圣话语,才为我们提供了世界真实的历史。唯独圣经为我们提供了一个正确的历史框架,让我们在其中对自然世界进行科学研究。如果科学家从圣经角度研究露西,她绝不至于遭受这样不堪的降级。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Siegel-Itzkovich, Judy, Israeli Researchers: ‘Lucy’ is not direct ancestor of humans, The Jerusalem Post, <http://www.jpost.com/servlet/Satellite?cid=1176152801536&pagename=JPost%2FJPArticle%2FShowFull>, 16 April 2007. Return to Text.

[2] 她的膝盖和踝关节貌似更像人类,但蜘蛛猿和猩猩与人类的踝关节(9 度)完全相同,然而它们绝不是完全的两足类。圣经创造理论模型不一定排除两足猿的可能。问题是,对南方古猿进行整体检查时的诊断显示,它们的特征与两足人类非常不一样。从化石颅骨的层状扫描所发现的平衡器官的角度也支持这一点。而且露西自己也有所有指节撑行者的那种锁腕机制。

 

原文见:https://www.creation.com/no-more-love-for-lu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