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宇航局(NASA)

Space station

 

许多进化论者们痴迷于一个概念:生命莫名地起源于另一个行星又通过外太空来到地球上。原因是:

  1. 他们无法解释地球生命的起源,众所周知,就连最简单的活细胞都有着难以想象的复杂性。
  2. 随着人们在化石记录中越来越深的岩层里(根据进化论的教条,也就是越来越古老的岩层里)发现生命的迹象,1许多人开始主张::地球上没有足够的时间让生命进化;因此需要一个更古老的行星。

当然,假设生命起源于另一颗行星,这也解决不了进化论者面对的问题:即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怎么转变成一个活细胞——它只是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悬赏——一个类似地球的行星

生命需要的条件

美国宇航局(NASA)

Earth - The water Planet

 

根据我们对地球生命的知识,太空中最适宜生命存在的地方将是与地球各方面都相似的行星。2这包括:要有一颗与我们的太阳很相似的、异常稳定的恒星3,与之保持恰当的距离4,恰当的公转轨道5和自转速度6,以维持一个适宜的温度范围,达到一个不能太热、不能太冷、恰到好处的黄金标准。另一个必要条件就是存在液态水——在活细胞内,水提供了氨基酸和其他有机分子混合和反应所必须的液体介质。7

还需要一个无毒的大气层,8可以吸收或者反射足以致死的紫外线、x射线、伽马射线,还需要一个足够强大的磁场以折射太阳风(一股高能带电粒子流)。9复杂的生命形态还需要适当比例的氧气。地球刚好适合生命生存。10

火星

过去,一些研究者认为火星曾经满足过生命存在的这些条件。然而,许多科学家已经不再接受这种观点了。比如,现在大多数科学家都反对1984年在南极发现的“火星陨石” 含有微生物化石的主张。11,12虽然有人声称火星上曾出现过灾难性的洪水,但是越来越多的人怀疑火星是不是曾经像人们想的那样温暖湿润。

生命起源于另一个行星的假设解决不了进化论者面对的问题,即无生命的化学物质怎么转变成一个活细胞的问题——它只是将问题转移到另一个地方而已。

进化论的“虔诚信从者”所遭遇的最新挫折,是对(据信是)来自火星的陨石的分析,研究表明陨石内包含的硫同位素来自大气化学反应,而不是细菌。13令人更失望的是美国宇航局最近两次火星探测任务都以失败告终,而且损失了火星登陆飞行器。

事实上,没有证据表明生命起源于火星。同样,在木星的一颗可能存在液态水的卫星——木卫二星上,生命所必需的其他条件却几乎没有。

寻找其他行星14

最近,研究者们发明了两项技术以寻找系外行星,也就是那些可能在我们太阳系之外环绕着其他恒星的行星,这给天体生物学(太空生物学——对外星生命的研究/搜索)打了一针强心剂。

技术

行星不会自己发光,而是反射它们环绕的恒星所发出的光。因为这种反射的光线太弱,也许只有主星亮度的十亿分之一,所以人们设计一种技术来间接“观察”这种行星。

一个行星围绕它的恒星公转时,二者会以一种大小一致、方向相反的引力互相牵引。当行星接近恒星时,质量大的恒星受行星的牵引,会向着行星稍微移动。从地球上观察,可能看到恒星发生周期的地摆动。15,16

另外一个技术是,当一个行星从恒星前方经过时,会轻微地但周期性地使恒星的黄白光晕变淡。在地球上的观察者需要置身于行星运行轨道的同一平面时才能观测到这个现象。

发现了什么?

研究者通过使用特殊软硬件侦测恒星摆动,并应用“摆动说明有行星” 的理论,声称已经发现了573个系外行星(编者注:截至2011年8月9日),包括首次发现的三行星系统(环绕着仙女座Upsilon,距离地球大约44光年)。17

在已经发现的系外行星中,没有一个能满足支持生命存在的任何条件,所以人们仍在继续寻找大小与地球相仿的行星(我们所知道的最适宜生命的行星体积)。由于木星的质量是地球的318倍,所以一个大小与地球相仿的行星,其引力只有木星的1/300(在同等的距离上),因此任何一个大小与地球类似的行星所造成的摆动也许太小,以至于靠着目前的设备无法侦测到。进一步的研究正在进行中。

更多的问题

即便发现了一个能够支持生命的系外行星,也有几个主要问题会阻止携带生命物质的岩石到达地球,如:

若一个与我们距离相对较近,大小跟地球相仿的行星与我们有40光年之遥,那从这个行星出发的任何一颗岩石要花超过100万年才能达到地球。

1. 需要达到逃逸速度

一块石头(或者宇宙飞船)想要摆脱母星的引力,就必须达到逃逸速度。地球的逃逸速度是11.18千米/秒,即每小时40248公里(每小时25009英里)。火星的是5.02千米/秒,即每小时18072公里(每小时11229英里)。因为火山熔岩的喷射达不到以上的速度,科学家们猜测岩石是被巨大的小行星撞击溅出行星,进入太空的。

2. 距离的阻隔

距离地球最近的恒星是半人马座阿尔法星,距离我们4.37光年,这意味着光——以每小时30万公里(186000英里)传播——耗时4.37年才能来到我们这里,总距离为40万亿公里。如果有一个大小与地球类似的行星(最适宜的体积)环绕半人马座阿尔法星运行,它上面有一块岩石以地球的逃逸速度被抛出,它需要115000年才能到这里。18

即使一个大小跟地球相仿的行星距离我们不是太远,只有40光年(银河系直径的二千五百分之一),从那个行星出发的任何一块岩石都需要超过100万年才能达到地球。

Shoemaker-Levy 9 comet impacting on Jupiter
一系列时间推移图像显示木星表面受到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碎片的撞击。从这个巨大的气体行星被撞击后拍摄的照片中可以看到开裂的冲击带,有些比地球还大。

3.其他问题

美国宇航局休斯顿约翰逊航天中心的的弗朗西斯·库欣克塔说:“DNA会在星际旅行中被辐射破坏。”19 其他的危险包括:太空接近绝对零度的温度(没有宇航服的保护)、太空中缺乏营养和氧气(没有宇宙飞船的补给)、进入地球大气层(没有隔热板,已证明细菌也会被烧灭20)、与地球撞击(没有降落伞)。

1994年7月16日至22日,苏梅克-列维9号彗星的20块碎片与木星发生灾难性碰撞,借此我们可以大致看到这种碰撞的力度。(见图)

总而言之,星际旅行对生物体来说完全是一厢情愿的幻想。

圣经的观点

神在创造周的第四天创造了太阳系(创世记1:14-19),我们没有圣经上或道德上的理由认为他当时没有创造其他的行星。

至于在地球之外的行星上是否存在生命,则是另一回事了。圣经告诉我们,生命起源于地球上,是经上帝命定的创造过程(创世记 1:27)。圣经还告诉我们,神的目的集中在地球上。于是神在第一天创造了地球,然后在第四天才创造了可以“分昼夜、作记号、定节令、日子、年岁”的“光体” (创世记11:4),也就是说这些是为了人类的益处。

男人和女人都是“照着神的形象造的”(创世记 1:27)。这一点,再加上人的堕落、道成肉身、神通过耶稣基督的一次性受死和复活而拯救人类、基督还要再次回到地球、还有对全人类的最终审判等因素,表明了地球在亿万群星的宇宙中特有的重要性。这与进化论者常持的地球无足轻重的观点相反。

以上所述也意味着神没有在宇宙中其他地方创造其他生命形式。21

然而,如果有一天在火星、木卫二或者太阳系内其他地方上发现某种形式的微生物,这并不证明它是在那里进化(或是创造)出来的。这样的生命很可能来自地球,因为:

  1. 正如物理学家保罗·戴维斯提到的:如果岩石可以从火星崩到地球了,这个过程也有可能从地球到火星。22
  2. 相比星际旅行来说,细菌孢子可能在相对较短的旅行中存活。
  3. 在地球大气上层的孢子可能会被推入太空,然后被太阳风吹到另一个行星或卫星。
  4. 每当人工航天器到一个行星或卫星上登陆并采样,这些天体的表面就有被地球细菌污染的风险。

太空生命的热衷者喜欢说,“没有证据不是没有的证据”。或许如此,但他们从来没有能够回答诺贝尔奖获得者、物理学家恩里科·费米(Enrico Fermi)半个世纪前提出的关于宇宙中所有的所谓其他文明的著名问题:“那么,人都在哪里呢?” “寻找外星智慧计划”已经实施50 多年了,目前使用的设备能够每秒扫描2800万个无线电频率,但还未捕捉到一个来自外太空的“智慧”信号。

美国宇航局(NASA)

Mars - Rover

我们从“海盗”号拍摄的这张图片可以看到火星表面的荒凉情景。研究者希望能在冰冷的火星尘土中找到生命的痕迹,但是一无所获。

为什么如此狂热于在其他星球上搜寻生命?

  1. 这样的发现可以证明以下观点:生命能轻易地从无生命的化学物质中产生,甚至可以说必定会产生。
  2. 如果可以证明太空中其他地方存在生命,就可以支持称地球上的生命发源于“外太空”的人(见正文)。
  3. 探索外星生命的科研项目比面向地球的平凡研究更能吸引公众的兴趣和政府的拨款。

2000年4月,美国宇航局艾姆斯研究中心举行第一届太空生物科学会议,600名天文学家、生物学家、化学家、地质学家和其他研究人员聚集加州23,从生物学的角度对现有证据进行评估,讨论我们在宇宙中是否是独一无二的。悲观情绪占据了主导地位,英国古生物学家S. C. 摩利斯(Simon Conway Morris)一语道破: “我认为除了我们自己,再无生命。”美国宇航局帕萨迪纳喷气推进实验室负责火星项目的科学家丹·克里斯(Dan Cleese)也说,现在是 “降低期待”的时候了。24

结论

为了验证“天体生物学”而进行的狂热搜索已经获得了很多数据,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不过(如果有任何用处的话)进一步证实了《创世记》的记载,既生命是在地球上创造。尽管有进化论者的宣称,尽管有许多好莱坞大片(如《外星人》、《星球大战》、《独立日》等等)富有想像力的描述,外星人从太空造访地球的事情将永远停留在科学幻想的范畴。

编者注: 本文最初发表于2000年,“寻找其他行星”部分已经更新,2000年以后的相关文献已经包含在注释里。《外星人造访地球?》(下文)由萨法提(Jonathan Sarfati)博士慷慨提供。

外星人造访地球?

面对严重的能源短缺和百万吨级尘埃炸弹的问题,这是不可能的

约拿单·萨法提

一些涉及其他星球上智能生命的电影已经成为最好的吸票机,比如《阿凡达》、《星球大战》、《星际迷航》电影和《独立日》。这些都是文化标志。但是正如我们多次指出,其他星球存在智慧生命的说法,是与《圣经》上的教导相矛盾的。25这种思维的前提是化学进化26,即生命是由无生命化学物质演变而来。正如下文即将说明的,星际旅行的想法有巨大的科学难题,包括能源的严重缺乏。

恒星之间的距离着实是天文数字。距离我们最近的恒星系是4.37光年之外的半人马座阿尔法星。也就是说,尽管光速高达300,000千米/秒(186,000公里),但阿尔法星的光需要4.37年才能到达我们这里。一光年将近10万亿公里(约6万亿英里)。此外,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告诉我们,当物体越接近光速时,其质量就变得越大,推动其加速就需要更多的能量。但先不论这些问题,早在遇到这些问题之前,我们假想的外星人需要首先解决其他难题。27

NASA

NASA Image of Clone Nebula

 

假设外星人宇宙飞船的质量只有10吨或10,000公斤(只能运载两个人的阿波罗登月舱重约15吨)。那么,加速到100,000公里/秒(光速的三分之一)需要多少能量呢?根据普通经典物理学公式近似得出(无论需要多少时间逐渐达到这个速度)必需的总能量:

E = ½mv²

= ½ × 10,000 kg × (100,000,000 m/s)²

= 50 艾焦 (5 × 1019 焦耳).

这相当于全世界超过一个月的能源消耗!28 有什么燃料可以产生如此庞大的输出?还需考虑燃料本身的质量,起飞时燃料要随着飞船一起加速。

反物质是唯一有可能实现的解决办法,因为根据爱因斯坦著名的公式,E = mc²,它可以湮灭普通物质并完全转换为能量。假设完全地湮灭了(当然这是最不可能的)500公斤的反物质和物质会产生:1000 kg × (3 × 108 m/s)² = 90 艾焦。这看起来似乎够了,但这还远着呢!外星飞船到达地球时还需要大约等量的能量才能使飞船减速,而此时燃料已经耗尽了。并且这只是一艘小飞船,电影里高速运行、精细操作的大型飞船需要多少能源……那才是名副其实的科学幻想。值得注意的还有:我们还没有生产出反原子(也许已经造出了大约十万个反氢原子,这是一个超微数量)。29

沙粒变成炸弹

Wikipedia

Mars space一片脱落的涂料在“挑战者”飞船STS-7前方视窗上造成的破坏,损伤像火山口。

能源短缺不是外星人唯一需要担心的。他们也需要避免细小的沙粒,甚至一片脱落的涂料。我们自己的航天器,尽管速度只有10公里/秒(22,000英里/小时),也因碰撞而造成严重损坏——见图。这些假设的外星飞船的行驶速度比“挑战者”要快一万倍,所以撞击的能量会高一亿倍。在这样的速度下,甚至一片雪花所携带的动能也相当于4吨TNT,30这些能量必须释放在船体上,否则它将穿透一切结构。31 如果撞上一个1公斤的物体,碰撞所释放的全部能量就相当于一个百万吨级的氢弹。一群小陨石或一群小行星将是灾难性的。因此,飞船必须配备某种转向器,并耗费大量的能量回避撞击。

结论

因为许多人相信生命是从其他行星上进化而来的,而且外星人可能比人类早几百万年,所以他们也相信外星人有时间开发那些如科幻小说描绘的难以置信的技术。然而,再多的先进技术也不可能否定或“消除”支配我们宇宙的物理定律。对于接近光速的旅行来说这都是必要考虑的问题,更不用说以更快的速度了。以上这些都是无法克服的难题。

正如《圣经》的“大概描述”所显示的25,没有外星人会从其他行星上来访问地球。以上的简单物理学表明这个想法是多么地荒谬:即使听起来保守的“亚光速”旅行所需的能量也超过全人类一个月的消耗,即使微小物体的撞击也像核爆炸。所以如果你喜欢科幻,尽管好好享受;但如果你要事实,请回到神的话语。

参考与注释:

  1. 比如,在西澳大利亚,琥珀中所发现的据说有2.3亿年之久的微生物化石,见 Creation 15(4):9, 1993, commenting on Science 259(5092):222–224, 1993. 
  2. 即以DNA为基础的生命。这排除了那种“基于硅的生命”和“基于硫的生命”的理论幻想。 
  3. 参见 Sarfati, J., The sun: our special starCreation 22(1):27–30, 1999; creation.com/sun. 
  4. 日地平均距离为1.5亿千米(9300万英里)。这个距离刚好保证了太阳到达地球的光能让地球的平均温度保持在零度到40摄氏度之间(华氏32度到100度),在这个狭窄的温度范围内才能维持(地球上的)生命。某些微生物能够在低于或者高于这个温度范围内生存,但是这些微生物是少有的特例。 
  5. 地球绕太阳公转的轨道(日地轨道)是一个非常接近圆形的轨迹。如果日地轨道是一个扁长的椭圆形,那地球在这个椭圆形轨道的近日点时会变得非常热,而移动到远日点时会非常寒冷。
  6. 如果地球自转速度非常缓慢,那昼夜温差的变化差异会非常明显。但是如果自转速度非常快,那强大的自转离心力会将大气层抛入太空。 
  7. 参见 Sarfati, J., The wonders of waterCreation 20(1):44–47, 1997; creation.com/water. 
  8. 二氧化碳(在大气中)含量过大时对生物是有害致命的。在地球上二氧化碳的含量为0.03%,而在火星则达到95%。 
  9. 地球拥有恰到好处的大气密度和磁场来达成这些目标。
  10. 这一节参照以下文献改编: Gitt, W., Stars and their Purpose, Master Books, Arizona, pp. 141 ff., 1996. 
  11. 参见 Sarfati, J., Life on Mars? Separating fact from fictionCreation 19(1):18–20, December 1996; creation.com/life-on-mars; see also Sarfati, J., Life from Mars,J. Creation 10(3):293–296, 1996; Mars: The red planetCreation 32(2):38–41, March 2010; creation.com/marsred; see also creation.com/mars
  12. Creation 20(2):8, 1998; Nature 390(6659), 454–456, Dec. 4, 1997; Science 278(5344): 1706–7, Dec. 5, 1997. 
  13. New Scientist 165(2228):21, March 4, 2000. 
  14. 更多信息,参见 Spencer, W., Planets around other starsCreation 33(1):45–47, 2011. 
  15. 就地球上的观察者而言,恒星忽近忽远的位移使到这颗恒星上的光波波长一时蓝移,一时红移又一时蓝移。研究人员在恒星的光谱中寻找这些变化称之为多普勒频移。根据这些变化,他们计算出其行星轨道周期以及与该恒星的距离。 
  16. 行星(质量)越大,其引力就越强。这种方法特别适合应用于寻找那些太阳系以外、跟我们(太阳系内)的大型气体行星体积相当或者更大的行星。
  17. Lissauer, J.J., Nature 398(6729):659–660, April 22, 1999. 
  18. 这表明: 那些人类在空间探索其他恒星(和星际战争)的故事不过是科幻而已。Gitt, W., God and the extra-terrestrialsCreation 19(4):46–48, 1997. Also Bates, G., Did God create life on other planets? Creation 29(2):12–15, March 2007; creation.com/lifefromplanets. 
  19. New Scientist 165(2221):19, January 15, 2000. 
  20. Sarfati, J., Panspermia theory burned to a crisp:bacteria couldn’t survive on meteorite, creation.com/panspermia, 10 October 2008. 
  21. 我们在这里并非讨论天使的生命或者魔鬼的生命。请注意: 罗马书8:22 讲到:“一切受造之物”都因亚当的叛逆而受到诅咒。彼得后书3:12,说到“天被火烧就销化了,有形质的都要被烈火熔化”。还有在启示录6:4 暗示“在重新创造万物前,天就挪移,好像书卷被卷起来”。 沃纳.吉特(Werner Gitt)写道:“如果有另外一个的受造的种族,不是亚当(罪)的后代,他们为什么会一同受到诅咒的影响,然后又随基督(最后一个亚当)一起复活呢?所有这些(说法)是非常古怪的。”那些猜想耶稣在另外的星球(世界)为救赎其他外星文明而死的人,要注意:在地球上得救的人类被形容为永远做“基督的新妇”,基督是不可能有多个新妇的。
  22. 澳大利亚悉尼Radio 2GB广播电台1996年2月1日的访谈, reported in Creation 18(3):7, 1996. 
  23. 结果就是“美国宇航局管理局的丹.戈尔丁(Dan Goldin)要求让探寻地外生命成为他这个部门的中心课题之一”, Nature 404(6779):700, April 13, 2000. 
  24. Boyd, R., “Sorry, but we are alone”, The Courier-Mail, Brisbane, Australia, April 14, 2000, p. 10. 
  25. 见 Bates, G., Did God create life on other planets? Otherwise why is the universe so big? Creation 29(2):12–15, 2007; creation.com/did-god-create-life-on other-planets; and his book Alien Intrusion: UFOs and the evolution connection, CBP, 2005. 
  26. 见 Sarfati, J., By Design: Evidence for Nature’s Intelligent Designer—the God of the Bible, CBP, 2008 (available from addresses on p. 2); creation.com/origin.
  27. 质量增大的程度服从洛伦兹因子γ = 1/√(1-v²/c²),。这里的v是指物体和以太的相对速度,c是指光速。该因子在90%光速时为2倍,99%光速时为7倍,而99.9%时则是22倍,之后当v继续接近光速时,其值则趋于无限大。
  28. 维基百科(对于并无争论性的东西而言是个不错的信息库,但是对于保守的或者是基督教的话题而言则是不太可靠)报道: “在2008年,在全球范围的能源消耗到达474艾焦,其中80%-90%是来自矿物燃料。” 
  29. 氢原子的质量和反氢原子的质量均为1.66 × 10−27 kg
  30. 一片雪花的质量为3毫克,所以其动能为1.5 × 1010 焦耳 (E = ½mv², is ½ × 3 × 10–6 kg × (108 m/s)² = 1.5 × 1010) 1克TNT(炸药)在爆炸时释放的能量大约为980-1100卡路里,但在这里按1000卡路里换算,为4.184千焦。所以1吨TNT炸药算作4.184 × 109焦耳,意味着其(撞击)力为3.6吨。 
  31. E = ½mv², is ½ × 1 kg × (108 m/s)² = 5 × 1015 焦耳; 百万吨的TNT释放的能量为 4.184 × 1015 焦耳 

 

相关文章

 

在过去100年中,有许多报告说在中非的偏远地区见到了一种生活在沼泽里的动物,当地村民称之为“魔克拉姆边贝”,意思是 “河流阻挡者”。1,2,3,4,5,6,7


由斯蒂夫·卡得诺(Steve Cardno)合成,恐龙相片模型由阿伦·布朗尼(Allen Browne)提供

据称这种动物主要栖息在水里,大小在河马和大象之间,但是有一个矮墩墩的身子和一个长长的脖子,可以从水边的植物上摘下叶子和果实。据说这种动物白天会爬上岸寻找食物。8目击者画的图显示,魔克拉-姆边贝不像任何地球上现存的生物。但它的确与我们通过化石骨架认识的蜥脚类恐龙有着惊人的相似,形状与小型雷龙相似。9

在沼泽周围的丛林中留下的爪印和其他动物痕迹清楚表明,这是一种巨大而沉重的生物,而且这种生物不是鳄鱼、河马或大象。10魔克拉姆边贝的多数目击者都是当地的渔民,他们在钓鱼或乘独木舟出行时,意外地遇到了这种生物。然而,已经有专门的科学考察队在占据刚果、加蓬和喀麦隆大部分地区的沼泽地带寻找这种动物。

受过大学训练的生物学家马塞林·阿格纳格纳(Marcellin Agnagna)描述了他在1983年对偏僻的特雷湖泊的远征考察所见:

那只动物部分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

“大约在下午2:30,……[我们]能够观察到一只奇怪的动物,背部宽阔,颈部长,头部小。这只动物位于离湖边约300米处,我们能够在浅水中前进约60米,这样我们位于离动物大约240米的地方,它已意识到我们的存在,在环顾四周,似乎要确定动静来自何处。 丁可布(Dinkoumbou) [当地村民]继续害怕地喊叫。动物的前额呈褐色,而颈后部在阳光下呈黑色,闪闪发亮。动物身子在水下,只见颈部和头部在水面上,仅可见20分钟。然后它就完全进入水下了......再也没有看到它。可以肯定的是,我们看到的动物就是魔克拉姆边贝,它是活着的,而且,利口拉(Likouala)地区 [沼泽地面积约与佛罗里达州大小相同] 的许多居民都知道它。在水线以上可见的从头到背部的总长度估计为5米。”...... 11

现在,科学家对来自卡邦加部落(Kabonga)成员最近的报道感到兴奋,他们捕获了一只魔克拉姆边贝,将其杀死并试图吃掉。12最后证明其肉不可食用,所以尸体被搁在那里等候腐烂; 而部落成员最后把其骨架制作出来。 擅长追踪新物种的英国动物学家比尔·吉本斯(Bill Gibbons)博士,准备在今年十月率领一个秘密动物学家团队(即那些研究“隐藏的动物”的人)到利口拉(Likouala)沼泽地. 13他相信他的团队可以克服在该地区工作的诸多困难,例如政治不稳定和内战14、恶劣的地形,毒蛇和疾病。 因为魔克拉-姆边贝显然大部分时间都隐藏在水下,或者可能在只能从湖里进入的洞穴中。15科学家们准备使用声纳设备和红外探测器追踪这种生物。

在这个非常偏远和难以进入的区域可能还有其他类型的恐龙。虽然没有魔克拉姆边贝的报道那么多,但是有一个有趣的说法是在同一地区看到了一种“背部长着板的动物”。16 这意味着今天世界上还有像剑龙这样的一种或多种动物存活。17 当地村民坚持认为这些“板”与鳄鱼或蜥蜴的锯齿状山脊不同。

有一个有趣的说法是在同一地区看到了一种“背部长着板的动物”。

如果即将进行的刚果计划探险成功地获得了目前恐龙存在的确凿证据,那么将又一次发现,进化论者认为千百万年前已经灭绝的生物实际上还活着。

腔棘鱼(Coelacanths)就是这方面的一个典型例子。这是一种不寻常的鱼类,曾经只知道它的化石,被进化论者认为已经灭绝了6千万年以上。 但是在1938年,腔棘鱼被发现活得很好,生活在马达加斯加海岸附近的水域,最近又在印度尼西亚北部的鱼类市场发现了它。18

腔棘鱼今天还活着,却在进化论者声称的6千万年前至今的岩层中找不到它们的身影,对此进化论者仍然无法提供令人满意的解释。对于进化论者来说,发现活恐龙同样难以解释,但对于基督徒而言,它完全符合圣经对创造的描述,恐龙“各从其类”地繁衍,而不是从其他生物形态“进化”而来,也没有“进化”成其他生物形态,如进化论者所认为的那样。尽管自大洪水以来数千年来许多动物物种已经灭绝,但是,从化石记录认识的某个物种一旦被发现还活着,创造论者不会像进化论者那样感到意外。 19 

更新——2012年10月4日

读者来信询问了上述文章中提出的探险结果。 不幸的是,由于刚果的战争和内乱,比尔·吉本斯(Bill Gibbons)计划前往刚果的计划不得不一再推迟——就我们理解,刚果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今天。但是在2000年11月,由一个包括比尔·吉本斯在内的小队伍对喀麦隆进行了一次侦察之旅,以评估该国东南部一个与来自刚果的魔克拉-姆边贝描述相匹配的生物的报道。有关该探险的全程报道,参见庞然大物亦或虚惊一场:喀麦隆的一次探险,调查有关蜥脚类恐龙的报道。正如该文所报道的那样,在为期三周的旅行中收集了足够可信的证据,以便进行全面的探险,并且计划在2001年进行一次。但是,我们没有听到有关计划探险结果的报道。

 


参考文献和注释

  1. Mackal R.P., A Living Dinosaur? In Search of Mokele-Mbembe, E.J. Brill, Leiden, The Netherlands, pp. 10–16, 75–78, 81–82, 1987.
  2. 2. Dinosaurs living in Africa? Early reportsCreation 17(2):19, 1995.
  3. ‘Dinosaur hunt in the Congo—on the spot report’, Creation 5(2):42, 1982.
  4. Rebsamen, W.M., Mokele-mbembe, members.aol.com/mokele, accessed June 1999. 
  5. Mokele M’Bembe: The Hunt for the Living Dinosaur, freespace.virgin.net, accessed June 1999.
  6. The Mokele-mbembe, geocities.com, accessed June 1999. 
  7. Krystek L., Dinosaurs in the Congo: Is mok’ele-mbembe an Apatosaurus?, unmuseum.mus.pa.us, accessed June 1999. 
  8. ‘Mokele-Mbembe’, geocities.com, accessed June 1999. 
  9. Mokele M’Bembe: The Hunt for the Living Dinosaur, freespace.virgin.net, accessed June 1999. 
  10. 注释1, pp. 2–3, 82, 179–182. 
  11. 注释1, pp. 312–313.
  12. The Sunday Times, London, May 30, 1999, News, p. 1.11. 
  13. Dinosaur site no Jurassic lark, The Australian, 31 May 1999, p. 11.
  14. The Mokele-Mbembe, congo.exploration.mcmail.com, accessed June 1999. 
  15. 注释1, pp. 79, 82.
  16. 注释1, pp. 84, 254.
  17.  Norman, S.T., ‘Mbielu-mbielu-mbielu: Overview’, members.aol.com/mokele, accessed June 1999.
  18. 参见:Living fossil fish turns up againCreation 21(2):8, 1999; and Driver R., Sea monsters More than a legend?Creation19(4):38–42, 1997. 
  19.  Doolan R.,  Are dinosaurs alive today?Creation 15(4):12–15, 1993. 

 

原文见:https://www.creation.com/mokele-mbembe-a-living-dinosaur

作者:史提芬

 

最近有一则新闻刷爆了互联网,说是加拿大的科学家发现了快速射电暴FRB的重复信号,有人就说这是外星人向我们人类招手。那这些快速射电暴的重复信号究竟是不是智慧生命发出的呢?这样的新闻可信度又有多大?

其实,这类不明天文现象使人们将它与外星文明联系起来的事情还真不是第一次。20世纪60年代脉冲星的发现就是一个例子。1967年一名女研究生贝尔发现狐狸星座有一颗星会发出一种周期性的电波。人们一开始对此很困惑,而那些相信地外文明的人马上沸腾了,认为这就是外星人在向人类发电报。据说,第一颗脉冲星就曾被叫做“小绿人一号”。

幸亏这种周期性的电波不像现在发现的快速射电暴一样稍瞬即逝,于是科学家有充足的时间对电波进行详细分析。经过几位天文学家一年的努力,终于证实这种周期性的电波来自脉冲星(正在快速自转的中子星)。正是由于它的快速自转而发出射电脉冲。

原理就像我们乘坐轮船在海里航行,看到过的灯塔一样。设想一座灯塔总是亮着且在不停地有规则运动,灯塔每转一圈,由它窗口射出的灯光就射到我们的船上一次。不断旋转,在我们看来,灯塔的光就连续地一明一灭。脉冲星也是一样,当它每自转一周,我们就接收到一次它辐射的电磁波,于是就形成一断一续的脉冲。脉冲这种现象,也就叫“灯塔效应”。于是地球上很多人看到这种周期性的“灯台效应”就联想到是外星文明信号。

另外一个例子就是我们地球的邻居——火星。火星地表富含氧化铁而呈红色。多少年来,人们一直幻想着“火星人”的存在。但实际上,火星远不具备地球上的生存环境。那里的大气极其稀薄,只相当于地球3万米高空的大气;同时大气成分以二氧化碳为主,而且异常干燥。火星赤道地区全年平均气温仅达到15℃。春季的大风暴异常猛烈,可在火星上空形成经久不散的、面积极大的“大黄云”。火星表面类似月球,球形山密布,大约有几万座。经过人类多次努力探测,始终未能发现“火星人”的踪影。

但是在1976年7月25日,美国“海盗1号”太空飞船拍摄到火星表面一张令人惊骇的图片。这是在1870千米的高空拍摄到的,1.5公里长的地形竟然呈现出一个女性的面孔。随后这张图片令许多科学家疯狂,全球各大新闻报纸和杂志也刊登了这张图片,电视媒体上出现了这幅神秘的女性面孔。

美国于1976年发射了火星探测器“维京1号”。同年7月31日,“维京1号”拍下了著名的火星表面照片,这就是火星“人面石”照片。

1995年6月25日,美国国家航空宇宙局(NASA)发射了“火星探测者”太空飞船,此次太空飞行使命是长期拍摄火星地形照片。他们在距离火星地表440千米处(1976年拍摄高度为1870千米)对前早发现女性面孔的那片地形进行拍摄,然而,令每一个人十分失望的是,他们所拍摄到只是一些不平坦的表面风景,并没有发现什么类似人类面孔的地形。

前后两幅照片对比显示,这是一个火星自然地貌,并无丝毫人工斧凿的痕迹。科学家分析,前一幅照片产生类似"人像"的效果事出有因。一是由于该地形正好被某方向的侧光照射产生了阴影,二是当时的照相精度不够理想,使其真伪难辨。 随着“火星人面像”之谜揭开,那些相信有火星文明的人大失所望。

笔者比较关注天文学和宇宙学,发觉类似的例子还有不少。这种新闻不是捕风捉影,就是哗众取宠。事情往往是刚刚观察到某些稍微异常的天文现象,一大波人立刻往外星生命方向去想,各大媒体接着一哄而上,争相报道,给普罗大众一种真的发现外星人的感觉。但随着之后科学家对这种现象和数据进行仔细观测分析,发现之前盛传为外星文明的信号都只不过是一种未曾发现的天体活动而已。上世纪60年代的“小绿人”是如此,火星人面也是如此,相信前几天刚发现的快速射电暴现象将会如出一辙。

进化论是当下社会的主流思想。这种理论认为通过几十亿年的随机碰撞,地球上可以产生简单的生命,然后进化成人类这样的高级生命,那宇宙中亿万个星球上也可能出现外星生命。于是人们脑海中都有一个先入为主的概念:外星人必定存在,发现他们是迟早的事情。哪怕有一点点未经确凿证实的消息,这些人就集体亢奋高潮了。

笔者始终相信一句话:如果要寻求真相,那必须用可靠的事实、证据和数据来建立起自己的世界观,然后再用这种世界观去看待问题和分析问题。而绝对不是先以自己有限的主观经验去建立世界观,然后再按着自己秉持的观念和个人喜好去选择证据。符合自己世界观的证据就采纳并大声宣扬,不符合的证据就抛弃并一概无视。甚至当看到客观证据与自己世界观不吻合时,并没有去反思自己的观念是否正确,而是努力捏造出一大堆光怪离奇的理论去自圆其说。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们需要寻求的并不是子虚乌有的外星人,而是有坚实可靠证据支持的真理。

 

 

 

作者:唐·巴滕(Don Batten)

  

有些人绞尽脑汁,萌生出各种“奇思妙想”,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子虚乌有、持续数十亿年之久的“时沟”。1这一假说发端于19世纪早期,当时一股反圣经的思潮在高等学府占得一席之地。2 在那之前,没人相信这段漫长时间的存在。

1840年以前,几乎所有人都视创世记为真实的历史纪录,3人们普遍认为上帝在6000年前创造了世界,死亡在亚当和夏娃犯罪之后出现,之后又有大洪水爆发。这都是毋庸置疑的。而一些现代作家宣称,“年轻地球创造论”是20世纪由美国人开创的,这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事实上,这一观点在19世纪之前一直占主流。

最近出现一批以戈尔曼·格雷(Gorman Gray)为代表的人,他们鼓吹“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数十亿年之久的时间,5并称创世记1:1-2描述了光体、星系以及地球上物质的创造,而3-31节描述的是数十亿年后地球的形成和填充过程。

格雷说:“在创世第一日之前,地球处于完全黑暗状态……经过一段漫长无比的时间,上帝才将这笼罩地球的黑暗驱除”。6 格雷还认为,第3节中,第一日创造地和填充地是在预先存在的物质上进行的,而后才开始了为期一周的创造期。

与之相反,1814年前后出现的“经典”间隔论在创世记第一章的第一节和第二节之间插入了一段时间间隔。他们杜撰了一场子虚乌有的“路西弗(Lucifer)的洪水”,并声称这场洪水形成的化石要早于第2节开始的创造周。按照他们的理论,地球是在被路西弗的洪水毁灭之后,由上帝重建的——这就构成了一些人所说的“毁灭—重建”假说。

这种古老间隔论认为化石形成于创造周之前。因为化石的存在说明了世上曾经发生过大规模的死亡和苦难,所以这也与上帝完成创造大工后对受造物说的 “甚好”(创世记1:31)相违背。耶稣肉体死而复活依赖于亚当犯罪之后入侵“甚好”世界的肉体死亡和朽坏,这发生在亚当犯罪之后,而非之前,把死亡放在亚当之前的说法侵蚀了福音的根基。(罗马书5:12–19; 8:19–23, 哥林多前书15:21-22)

与“毁灭—重建”假说一样,“软”间隔论认为,创世的6天时间是创造周当中普通的6天,创世记》第5章和 第11章中的家谱记录不允许在创造周之后插入“深时(亿万年)”。然而软间隔论认为,创造周之前并没有发生大洪水,所以在其理论中,当上帝宣告所造的一切都“甚好”时,也不存在化石(象征着死亡和苦难),而且人堕落之前也没有死亡(这是对福音的侵蚀)。大部分人还认为挪亚时代的洪水是全球性的,在亚当犯罪之后才形成化石。7 这都没错。

  

为何一定要找到所谓的时沟?

这些人为何非要在《圣经》当中插入几十亿年的时间呢?推销戈尔曼·格雷所著书籍的网上评论写道,“来自遥远星系的光、同位素年代的测定以及其它谜团得以解开。”遥远的星光和同位素年代测定都关乎几十亿年的漫长时光,格雷认为“软”间隔论能为这几十亿年的时间提供合理的解释。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这全都出自世俗的历史科学的论调——即“科学”能够通晓真实的历史;这种科学建立在哲学和推测、而非实验的基础之上(你能对历史做什么实验呢?)。

……然而《圣经》当中丝毫没有提及这段漫长时光的存在……

所以,这些观点都是来自《圣经》之外,而非《圣经》之中。把观点读入圣经的做法是“私意解经”(eisegesis),正确的释经(exegesis)是从圣经中读出上帝要教导我们的原意。

希伯来的学者当中,无论是保守派还是其他学派,都认识到创世记1:1(起初,上帝创造天地。”)意味着上帝创造宇宙或一切。希伯来语没有“宇宙”或是“全部万物”这样的词,为指代此意,使用了一切的极限——“天”(远处)和地(近处)来指代事物的全部。学者们将这种叙述方法称为“虚指”(merism)。例如“上下求索”是指到处寻找,而不仅仅是上和下。

 

创世的6日

既然创世记1:1说,上帝创造了万物,我们就可以将此视为对整个创造过程的概述,而在这一章其余部分则加以详细描述。换句话说,创世记1:1描述的创世并非发生在远古,而是发生在6天之内。

解经最基本的原则就是以经(不是任何教会或者“科学”)解经。《圣经》中至少有五处圣经证据强化了《创世记》第1章中不存在任何时间间隔的观点:10

1. 描述完创造世界的六天后,创世记2:1记载:“天地万物都造齐了”。这句话毫无疑问地证明,为期6天的创造过程就是指创造天和地的过程。这无疑印证了创世记1:1对创造过程的概括。也就是说,一切事物(宇宙)都是在6天之内被创造出来的,所以不论是用“软”间隔论还是用“经典”的间隔论,都不可能创造出所谓几十亿年的“间隔”。

2. 创世记2:4记载:“创造天地的来历(希伯来原文:toledoth),在耶和华神造天地的日子,乃是这样。”。这里重申,6天的创造过程就是指创造“天和地”的过程。

3. 出埃及记31:17记载:“因为六日之内耶和华造天地”。“软”间隔论者认为,上帝在创造天和地之后,又经过了无比漫长的一段时间才有了6天创造,然而《圣经》这里说上帝在6天之内创造了天和地。

4. 创世记第1章记载,上帝在创造周的第4天创造了太阳、月亮和星星(1:14-19)。格雷等间隔论者故意绕开这条明晰的记载,声称太阳、月亮和星星是在第4天显现的。(但是当时地球上有谁呢?这又是显现给谁看的呢?)

格雷说:“第4天,上帝驱散混沌洪荒的云雾,大气变得清朗而明净。……太阳、月亮和星星并不是被创造的,只是上帝通过驱散云雾,使它们得以作为四季更替的表征罢了。”为了佐证这一观点,格雷声称上帝用来表达“创造”的希伯来语单词(asah)可以表示任何行为,包括“揭示”某物。

然而,地上的走兽是被“创造”(asah,第25节)出来的,天空也是被“创造”(第6-8节)出来的,没有人将其解释为“出现”,或是被“揭示”,好像是在更早之前创造出来的一样。不仅如此,希伯来语中表示“出现“的词是ra’ah,出现在创世记1:9,上帝说:“使干地(从水里)露出来(ra’ah)”。如果上帝是使太阳、月亮和星星出现的话,那么祂完全可以让记录自己圣言的人使用这个词。但是祂并没有。

创世记1:26中,上帝说:“我们要照着我们的形像,按着我们的样式造人”,在第27节中又有:“神就照着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着他的形像造男造女”。这充分说明了在创世记第1章中,“做”和“创造”是可以互换使用的。而且asah(“做”)从来没有“使出现”这一用来表示揭示隐藏事物的意思。12

5. 在马太福音19:4和马可福音10:6中,耶稣将创造人列为起初的事情。如果在几千年前的创造周之前还有数十亿年的时间,那么亚当和夏娃就是在最后被创造出来的,而不是一开始。所有“传统”间隔论都经不起这一点的考验。

显然,“软”间隔论试图在《圣经》中插入一段“时沟”,但却无法借助《圣经》予以证明。

更为荒谬的是,虽然间隔论者总是强调创世记第1章中包含了一段时间间隔,但是“摧毁-重建”论者认为这一间隔位于第1和第2节之间,而“软”间隔论者却认为这一间隔位于第2和第3节之间。甚至还有人提出是位于第5和第6节之间。这一混乱的状态说明时间间隔只存在于那些间隔论者的脑子里,而在创世记中根本没有什么时间间隔。

格雷的说法同样有悖于《圣经》简明易懂的原则——普通的基督教徒就能理解《圣经》的旨意。网上推销戈尔曼·格雷其人所著名的书时写道:“在这篇论文虽然充满争议,但是见解深刻,其中独特的解读方法使这个问题得见分晓。”似乎几千年来,人们都不了解创世记的真实含义。甚至如路得(Luther)、加尔文(Calvin)、约翰•吉尔(John Gill)以及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等《圣经》学者都对此一无所知。而如今,格雷先生终于向我们揭示了由他开创的解读《创世记》的正确方法(他是这种学说唯一的代表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软”间隔论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吗?

和“传统”间隔论一样,“软”间隔论同样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地质学家们给含有化石的岩石定年的方法正是间隔论所要调和的。13 因此,如果人们相信测定的岩石年代,那么在逻辑上也应该相信,这个年代等于岩石中化石的年代。因而化石也有千百万年之久,比亚当和夏娃存在的年代还要久远,那么在原罪之前就存在死亡和败坏。

而且,如果我们接受这种“测定年代的方式”,那么遍布全球的沉积岩则是几百万年前形成的,而不是在挪亚时期大洪水爆发时形成的。这样一来,全球大量关于大洪水的证据都会失效——这样便顺理成章地推导出一次平静的洪水,或是一场虚构的洪水,亦或根本就不存在什么洪水。真相大白,真理崩塌——这又是一道滑向不信圣经的深渊的险坡。

任何形式的妥协,包括向“软”间隔论的妥协在内,都将陷入混沌。所以还是让我们相信上帝告诉我们的那些简洁明了的真理吧。

 

 

 

 

 参考文献与注释

[1] 见Batten, D. et al., The Creation Answers Book Creation Publishers, Queensland, Australia, chapters 2 and 3, 2006.转至该文。参见《创世答问》第二、三章。

[2] 这种思潮建立在均变论学说的基础上,即只有我们当下看到的过程才可能在过去存在过,并且过去的过程运行速度也和现在相同。这一假说认为创世和大洪水并非真实存在(见《彼得后书》(2Peter)第3章第3-7节)转至该文。

[3] 例如:约翰一世(John Chrysostom,公元334-407年),叙利亚的以法莲(Ephraim the Syrian 公元306-372年),大巴西流(Basil the Great,公元329–379年),加尔文(Calvin,公元1509–1564年),马太·亨利(Matthew Henry,公元1662–1714年)和约翰•吉尔(John Gill,公元1697–1771年)。奥古斯汀(Augustine 公元354–430年)认为创世的6天只是一种比喻,在《上帝之城》(The City of God)中,他将其比作短暂的一瞬。然而,奥古斯丁也对间隔论的信奉者予以抨击。转至该文。

[4] 例如,《民数记》(Numbers),R.L,《创造论者》(The Creationists),加利福尼亚大学出版社,1993年。《民数记》全然不顾1840年之前的教会历史,鼓吹《创世记》第1章第11节是历史的记录的观点是20世纪才产生的。转至该文。

[5] Gorman Gray,The Age of the Universe: What Are the Biblical Limits? Morningstar Publications, Washougal, Washington, 1997.转至该文。

[6] A biblical solution to starlight and other problems, hal-pc.org, 22 January 2004.转至该文。

[7] 对于“传统”间隔论者,《圣经》中反复提到的大洪水的证据变成了证明路西法大洪水的证据,这在《圣经》中是完全不存在的。亚瑟·康斯坦斯(Arthur Custance)之类的间隔论者据此推导出一场发生在当地的大洪水,而这场洪水居然没有留下任何痕迹。转至该文。

[8] Ham, K., Eisegesis—a Genesis virusCreation 24(3):16–19, 2002.转至该文。

[9] 例如,凯尔(Keil),德利奇(Delitzsch),约翰·斯金纳(John Skinner),E.J.扬(E.J. Young),格哈德·冯·拉德(Gerhard von Rad),R.K.哈里森(R.K.Harrison),布鲁斯·K·戈尔奇(Bruce K Waltke),克劳斯·韦斯特曼(Claus Westermann),戈登·J·韦纳姆(Gordon J. Wenham),艾伦·P·罗斯(Allen P. Ross),内厄姆·M·萨尔那(Nahum M. Sarna),约翰·D·科瑞德(John D. Currid),保罗·K· 朱厄特(Paul K. Jewett)和道格拉斯·F·凯利(Douglas F. Kelly)。转至该文。

[10] 该文灵感部分源自Camp, A.L., A view of creation,53 pp. (368 K), apologeticspress.org, 15 December 2003.转至该文。

[11] 《出埃及记》第20章第11节增加了“海和其中的万物”,但是天堂、地球、大海不过是“整个宇宙”的另一种说法而已。见David Toshio Tsumura, on Shamayim in New International Dictionary of Old Testament Theology and Exegesis CD-ROM, Willem A. Van Gemeren (Ed.), Zondervan, Grand Rapids, Michigan, 1998.转至该文。

[12] 在格塞纽(Gesenius)所著的希伯来文字典中,并没有将asah解释为“显示”(show)或“揭示”(reveal)。见 Taylor, C.,Days of Revelation or Creation? 转至该文。

[13] 放射性测定年代法被用于测定火成岩(如岩浆岩),而后被用于测定含有化石的沉积岩。见 Walker, T.The way it really isCreation 24(4):20–23, 2002.转至该文。